中平论坛-中平网-中网:zeeew.com 居中守正 平以致远

每次想起这些,心情就有说不出的怅然

来源:文潜日记    发布时间:2020-08-16   作者:文潜

农历三月十八日 星期六 阴转雨

昨晚,文潜装成一部二管收音机。声音清晰,只是音量太小。加一副室外天线能稍提高音量。

次日早晨,新鲜的空气弥漫了屋子。外面,远山青绿,色彩斑谰,大自然象一个无人的"桃源",把人揉碎融了进去。多少似乎是童年般的憧憬?又有多少未来的希望?文潜只感孤独和空虚,情感无从寄托,过往象是一副不和协的"色彩情调"画,想用一支文笔勾勒出人生的真理确实是难。

乍然想起舅父家的临居姬来祥,他是车庄小学的教师,每次去都能见到他,也许是他比别人有文化,对文潜的看法和别人不同,但他也从未正面对文潜说明,文潜只是从他表情猜测而已。都知道作家这二字,说起来很轻松,但在有些人看来,就是梦中之谈。文潜的威望在彼地很一般,这因为文潜现在并不是作家。每次想起这些,心情就有说不出的怅然。文潜明白,以后的路还很长。

父亲和和弟都地里种玉米,不知种没有。这两天虽然早该下雨,但为什么不等父亲回来再下雨!?种庄稼很辛苦,经常遭风吹雨打。父亲脸上的皱纹渐渐地多起来,知道都是这些无情的岁月所留下的!文潜在屋里,而对文潜毫无损伤!但文潜的心却象钢琴上的弦,拉得绷紧。子钱大的雨点象石子落在那弦上,敲得不但响,而且痛,文潜合掌祷告着:希望父亲他们免遭受风雨。

放在前面的电子琴,收音机在这时却像活着跳蚤,怯生生地怕它咬,父亲不会想着:老大又在家里玩弄它!,虽然"电子琴"给文潜带来了乐趣,但它也会给文潜带来烦恼和恐惧,不忍看见父亲他们被雨淋得那样子,文潜心里在说:"我要悔改,我要悔改!"

潦倒的生活,加上没有成功的消息。给文潜带来莫大的压力。但文潜总是想:将来不会以种庄稼为目标的,文潜不会使理想落空,文潜说终生笔耕,笔耕也是高尚劳动!希望很快实现自食其力!

农历三月十九日   星期日  阴天

今日,文潜思想翻起了滔滔大浪,家,文潜的家,破碎了。这个文潜从小的摇篮,被一天天长大的身躯所全部占满了,撑得吱吱发响,快要破了,感到委屈、痛苦和懊恼,哪里是我要去处所?这个"摇蓝"不能被文潜毁坏,文潜也不想被损伤和畸型。

文潜渴望有一个新的天地。

美国有个农民女画家莫塞斯。全名叫安娜·马利亚,莫塞斯,生于1860年,在世101岁。八十岁举行一次画展一举成名。她主要跃活在本世纪的四十至六十年代,作品很多,其中有一幅《煞松糖》。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