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从零点开始的 零点论坛 zeeew.com

凶杀案被枉法定性为交通事故 死者母亲奔走喊冤十六年无果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0-10-30   作者:李春桂

我是2006年8月14日栾川县大清沟北乡马路湾凶杀案被害人关于文的母亲李春桂,76岁,住栾川县城关镇长春路。身份证号410324194511060024,电话18336737928。我的独生子被杀害,凶手伪造欲盖弥彰、漏洞百出的车祸现场,办案人员失职渎职枉法定为交通事故,我为儿子的冤死奔走呼号十余年,当时的办案人员仍在原岗位,他们为了推卸责任,极力掩盖案件真相。我走投无路,只好冒死将我儿冤案曝光,请各级政法机关、全国网民行使监督权力。我在各级政法机关、广大网民监督下,公开请求;

1.栾川县公安局对发生在2006年8月14日大清沟北乡马路湾凶杀案重新立案侦查;

2.将犯罪嫌疑人孙延飞、范加南、仝宇缉拿归案;

3.依法追究栾川县公安局相关人员和交警队案件主办人贠朝辉的失职渎职、充当保护伞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我儿子关于文2004年至2006年出事期间以跑出租车谋生。儿子出事时,刚结婚两个多月,新婚妻子徐兰兰怀孕两个月。徐兰兰之前曾和孙延飞谈恋爱同居,因徐兰兰嫌孙延飞弟兄多,当时家庭条件不好,转而和我儿子关于文恋爱结婚。在孙延飞的意识里,关于文跟他有夺妻之恨,曾经多次口出狂言要杀人。这是当时的历史背景。

2006年8月13日中午,我儿子接到范加南电话,他们一行五人包车去重渡沟游览区。这五人分别是范加南、孙延飞、仝宇和贾新蕊、周书芳两个女的。当天晚上关于文给媳妇徐兰兰通电话说他们不回来了。第二天凌晨四点多孙延飞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我赶紧乘坐出租车于清晨5:20赶到北乡马路湾的出事现场,看到我儿子的夏利车在水里,水深不足一米。乘车人孙延飞、贾新蕊、仝宇衣服整洁干净,竟然找不到到我儿子关于文。只在半坡上看到我儿子关于文的大裤头,裤头基本完好,口袋里还有一张5元纸币,一枚1元硬币。

我儿关于文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家人心急如焚,开始四下寻找。由于受嫌疑人孙延飞的误导,我们一直到8月16号下午才在翻车现场东100多米的河里找到我儿关于文的遗体。在我们寻找期间,栾川县交警大队已经作出了2006110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该案为交通事故,我儿关于文负全责。我在找到遗体后,赶紧向栾川县公安局报案,要求重新立案。时任公安局刑侦大队长的高成志在还没有找到尸体时,就声称是简简单单平平常常的交通事故。后来还是按交通事故处理程序,由交警部门进行尸检。

栾公(交)尸检(2006)020号道路交通事故尸表检验笔录认定关于文尸体:左眼睑瘀血,球结膜下片状出血,鼻腔内有血性分泌物溢出;头部有月牙形钝器伤,头骨内有头发;胃内无大量水和泥沙;腰部有锐器刺裂伤19公分;双臂有抓痕;背部有大面积拖拉擦伤;右眼脱出4公分;指甲缝中有类似皮状物。此尸检记录所描述的伤情根本不可能是人在车里,由于车辆坠沟所形成的!尸检记录结合现场不合情理的疑点,稍微有点脑子、思维正常的人都会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交通意外事故,而是凶手有预谋地将关于文骗出,制造了一起漏洞百出、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凶杀抛尸案!栾川县交警大队主办该案的贠朝辉将凶杀案定性为交通事故,不是他愚蠢,而是给杀人凶手推脱责任,充当保护伞!

对于栾川县交警大队将该凶杀案定性为交通事故,我有以下疑问:

1.据孙延飞等人说翻车后他们是从车里爬出来的,为何衣服整洁,身上基本无伤?司机关于文为何失踪?他们好鼻子好眼,就没看见吗?

2.如果关于文由于车祸受伤严重,孙延飞等人见死不救放任关于文的死亡,关于文也应该死在车里或者是顺水漂流。车里既然没有人,孙延飞等人就应该引导办案人员顺河往下游寻找。关于文尸体距车祸现场仅百米之遥,14日在孙延飞的蛊惑下硬是没有找到。孙延飞出于什么目的?办案人员是不是太草率了?

3.14号在现场河边的石崖头,交警大队主办人贠朝辉发现了一棵刚砍掉的新树桩,此时孙延飞赶紧说不是这里,把人引到翻车的地方。三天后在该石崖下发现死者遗体,才明白有人砍树的目的是利用树枝树叶掩盖尸体。孙延飞故意把人支到别处,不正说明他心里有鬼?这不是有计划地杀人抛尸,制造假车祸现场是什么?

4.栾川县交警大队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进行酒精测试的情况下如何认定关于文酒后驾车?且关于文并不在事发现场,也不在驾驶位上,如何认定其为肇事司机?

5.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倒车过程中,车辆翻入道路南侧河道内”。倒车坠渊,车辆档位显示在空档上作何解释?

6.车辆翻入河道,关于文遍体鳞伤惨不忍睹死于非命,同车的乘客却安然无恙,这解释得通吗?

7.遗留在半坡的大裤头,更是一个解释不通的大疑点!关于文尸体被发现时,全身赤裸,仅穿一白色平角内裤头。在车辆坠渊的刹那间,死者怎么把大裤头脱下扔到半坡上?时间允许吗?突发的状况允许吗?裤头可以阻挡车辆的坠落吗?

8.尸检认定:关于文系颅脑损伤导致死亡。通过尸表检验,头部有月牙形钝器伤,腰部有锐器刺裂伤,背部有大面积拖拉伤,然而在车内却找不到任何的撞击点和锐器与伤口相吻合。胃内无水和泥沙。此外,关于文的指缝中还检测出有类似皮状物,疑似打斗所致。你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奇特的车祸事故,同车的其他人毫发无损,关于文却在同样的环境、同样的遭遇下,却遍体鳞伤惨不忍睹死于非命?

交警队主办该案的贠朝辉先生,面对这些非常关键的疑点,你不深入调查,草率地将疑似杀人抛尸案定性为交通事故,你是“吃饭不知饥饱,睡觉不知颠倒”的傻逼?还是杀人凶犯的保护伞?

综观这个案子,除了疑点还是疑点,没有一点能够解释通的地方,只要不是信球二蛋,不是神经病人,都会想到这不是一般的车祸,而是一起凶杀案!脚后跟都能想清楚!这是人命关天的大案!作为有良知的公安人员,一定会引起高度重视!可是贠朝辉竟然草率地认定为交通事故!当我提出种种疑问,要求重新立案侦查,却被他们多次驳回,坚持不立案!

我唯一的儿子,在新婚两个月时被人杀害,杀人凶手杀害的何止我儿子一个人,而是杀了我们一家!媳妇将腹中的胎儿流产改嫁,我们家破人亡断了根!我儿的突然死亡,对我们老两口的打击是致命的。我老头浑身是病,老实木讷不善言辞,我是眼部残疾,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家里失去了生活来源。实在生活不下去时申请点政府救济,十几年来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我远嫁山东的女儿关延霞,在案件发生后经常回来照顾我们,频繁往返于山东、河南两地。由于对山东婆家的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影响,无奈和男方办理了离婚手续,回来照顾我们老两口。没有钱拿什么照顾我们?女儿只好外出打工。在打工期间又掉入电梯井,导致骨盆与大腿骨脱节,腿骨三处骨折!虽经治疗有所恢复,但也落下终身残疾。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经过这样的变故,我的家庭真的已经是家破人亡,支离破碎!

十几年来,我不断地奔走呼号,要求栾川县公安部门重新立案侦查,可他们就是推诿扯皮不予立案。我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太太,已经进京数次,我的请求也多次从国家高层批示下来,但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主办该案的贠朝辉还在原单位工作,经手案件的原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已晋升副局长。国家高层批示到案发地基层解决,仍然是阻力重重,对策多多,捂盖子推责任!地方黑恶势力扫不净,仍然逍遥法外,就是因为保护伞还在,还在极力掩盖案件真相,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当初的作为,已经使自己成了和杀人凶手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保护黑恶势力就是保护他们自己!

案发至今,栾川县政法委、公安局走马灯似的换了几任领导,我年年找他们,这些领导也都答应给我解决,我都抱很大希望。但最后都是一个结局:每次都必须要贠朝辉参与研究,每次研究的结果都是交通事故。这样杀人抛尸制造车祸现场的冤案不立案调查,光在办公室“研究”能研究出真相吗?贠朝辉这个失职渎职充当保护伞的嫌疑人员不应该回避吗?为什么每次“研究”都少不了他?真是铁打的营盘啊!况且有很多人不断地对我进行游说,让政府赔偿几个钱算了,这是为什么?请问如果真是一般的交通事故,政府会当冤大头给我拿钱赔偿吗?生命无价!唯有抓住真凶,依法惩处,方能告慰我儿在天之灵!

案发至今16年了,我在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生活中苟延残生,因为我抱定一个信念:国家正在扫黑除恶,正在深挖保护伞,我要让这个案子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虽然我死去的儿子不能复活,但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只要还有共产党的领导,只要政府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只要党和政府坚持扫黑除恶,我儿就会有伸冤的一线希望!个别公安人员虽然身穿警服,头顶国徽,但绝不是好人!他们是公安队伍里的奸贼,害群之马,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他们的所作所为,只能给共产党抹黑,使政府失信,让杀人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继续为非作歹,让社会的公平正义化为泡影,无从谈起!党和政府不会容忍几颗这样的老鼠屎坏了栾川的一锅好汤!

强烈要求栾川县公安局将该案重新立案,查明真凶,告慰我儿在天之灵,让杀人者得到应有的惩罚,直至偿命!让枉法办案者承担应有的责任!如果当年的责任人还是认为栾川山高皇帝远,继续不回避,继续参与“研究”,继续推诿扯皮,保护凶手,我决不罢休!

死者关于文之母李春桂泣血叩上!

 

李春桂

2020年10月30日

评论区

表情

共49条评论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