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从零点开始的 零点论坛 zeeew.com

微进化是否能证明宏进化的科学争论

来源:昔拾    发布时间:2021-08-26   作者:佚名

当查尔斯•达尔文在1859年发表《物种起源》时,人们早就知道现存的物种随着时间可以变化。这是人工培育的基础,人工培育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达尔文和他同时代的伙伴也非常了解化石记录知道现有物种的变化需要超过地质年代之久才能产生。达尔文的理论就是类比人工培育的过程同样发生在自然界,他把这个过程称为自然选择。达尔文的理论也说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经过自然选择现有物种就能发生像我们看到化石记录上的巨大变化。

达尔文之后,第一个现象(在一个物种内或基因池发生的变化)被称为“微进化”。有大量的证据证明在一个不论是家养的还是野外的物种内可以发生变化,所以微进化无可争议。第二个现象(超过地质年代大规模的变化)被称为“宏进化”。达尔文用前一个物种去证明后一个物种变化过程的理论从开始就存在争议。许多达尔文同时代和以后的生物学家都怀疑是否自然选择真能做出人工培育所从来不能做到的——也就是说,产生新物种,新器官,新躯干造型。在二十世纪的头几十年,对进化论这方面强大的质疑使得达尔文理论黯然无光。(看彼得•鲍勒的《进化论:一个想法的历史》的第九章,加州大学出版,修订版,1989)

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近代进化论者”宣称基因变异(这是达尔文不知道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尽管极大部分的基因变异是有害的,但是极少数的变异特例还是对有机体有益处。例如,基因变异证明一些对细菌产生抗生素的例子;如果一个有机体在抗生素面前,这样的变异是有益的。所有已知的有益变异不过只影响一个生物的生物化学。而达尔文的进化论需要大规模的生态学或解剖学变化。二十世纪中叶,一些支持进化论的遗传学家提出偶然的“剧大变异”可能产生进化论那样大规模的生态学变化。不幸的是所有已知的生态上的变异是有害的,而且越大的变异就越有害。对剧大变异的科学批评家开始把它称为“希望怪兽”的假设。(看鲍勒书的第九章)

对可观察到的发生在一个物种或基因池内的变化(微进化)能否证明能引起超过地质年代大规模的变化(宏进化)的争论持续到今天,这里有几个近几年对此评论的科学文章。

戴维•L•斯登“视角:进化发展生物学和变化的问题,”进化杂志54(2000):1079-1091

“进化论最早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近代综合进化论者强调巨大变异进化的优势,然而别人注意到在巨大变异和渐进转变之间的相似去反击支持巨大变异者。”

罗伯特•L•卡罗“面向一个新的进化体,”生态学和进化的趋势杂志,15(2000,1):27

“大规模进化现象仅靠观察到的现有物种的变化去推测是无法让人明白。”

 安德鲁•M•西门“微进化和宏进化上的连续性”进化论杂志15(2002):688-701

“在进化论上持续的争论实际上是在微进化和宏进化上连续性的争论——是否宏进化趋向被微进化的原理控制。”

应该知道的是以上的科学家都是达尔文进化论的支持者,而且他们都相信这些争论最终都会在进化论的框架内解决。例如,斯登相信新的基因功能研究会提供“现今缺失环”。[color=red]这里最重要的问题是争论并没有解决,准确地说是因为解决问题的证据还没有找到。[/color]重要的是让学生知道证据是出现还是没出现——不是某些科学家希望的会最终找到证据。

因为对微进化和宏进化的争论是针对达尔文理论的中心,而且进化论对当代的生物学有巨大的影响力,这就对学生学习生物课程而完全忽视争论产生伤害,此外,因为解决问题的证据还没有找到,这就会给学生一个争论都已解决和所有科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达成共识的假相。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