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从零点开始的 零点论坛 zeeew.com

被鬼缠身许多年的网友讲述自己的经历

来源:正文所示    发布时间:2021-09-01  

在上海,我被鬼缠身许多年

事情太长,留言内容只有一点点,请允许我一点一点发。我希望你可以教我,我知道也许我是逃不掉。

许多事情我从没对人说起,也不敢在坛子里发帖子,会引起很大的争议。也许你是佛道中人,看了自然会明白。

从小时候刚懂事开始,我就知道我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小孩,不知道是否从那时开始鬼魂已经纠缠上我。我很喜欢去阴森荒凉的地方。六岁的时候去农村,经过一片荒凉的农田,忽然就开始很喜欢那里,赶到很平静,很慈祥,也很悲哀。

当时我就停下来,看着这片荒芜的田野,很肃杀的气氛,天气很阴沉。可是有回归的感觉,知道吗,象是归属感。好象我本来就属于荒凉之地的感觉似的。可是那时我才六岁,对于六岁的孩子来说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些。

小时候一直得哮喘,五岁开始的。

读小学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其实现在更不好)所以每次母亲带我去工厂里的浴室洗澡。浴室在工厂最荒凉最偏僻的地方,前边有一条河,被很大的网拦住的,一般人不会注意到它,特别是晚上。许多次我洗完澡,都会钻过网跑去那里看河,夜晚的水,有时很急,有时很安静,对岸很黑暗,森林似的。我站在尚未铺过水泥的岸上,看着黑暗的河水和对岸的阴森树林,觉得心里很平静,很舒服,很悲哀。归属感又一次的出现。

后来妈妈知道我站在那里,把我叫回去,她告诉我,那里不吉利。因为文革的时候,厂里有个人受不了批斗,跳河自杀。尸体捞起来的时候,就躺在我站的地方。这件事情我一直记得,虽然当时只有两年级。

对于小时候的事情,几乎全忘记了,只记得这两件事情,很奇怪,一般的小孩应该更会记住家里的天伦之乐,或者是玩耍时的情形,我对这两件事情,始终无法释怀。

初中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非常讨厌我的母亲,非常反感,不要她碰我任何的东西,她碰过我就不要那东西,更别说肢体接触。她摸过的,碰过的,我都不敢再碰,不知道为什么,持续四年。

那时我爸爸的情绪很差,他的身体自从我出生之后就开始变差。(先是脱发,到现在剩下的头发全白了,身体看上去象九十岁,脸看上去就象骷髅,他现在才五十八岁)从我初中时他脾气开始变的异常怪异,经常打骂我,是那种,发泄的,狠狠的打。

换衣服时他也会冲进我房间里打,经常去学校的时候,头上全是包,脸上经常是肿的。

他现在脾气已经非常怪,虽然不是精神病,人老的跟九十岁一样,皮肤全是皱的,头发都快没了。他喜欢看书,是翻译。

我妈妈为家里操心的死去活来,许多年不曾笑过,经常偷偷的哭.直到现在才稍微有所好转.

初中时这样的经历,我当然无法好好读书,经常想到自杀,遗书一遍一遍的写.喜欢看有关死亡的书,很是疯狂.是不是从一出生开始,鬼魂已经不离我的身边。

这样当然没法读书,只好上很差的学校。学校在郊区,那里有全上海最大的放骨灰盒的地方。象庙似的。每次去那里,就算天气是晴的,我也感觉到阴沉,如此阴沉而有归属感。淡的悲哀,带着一点忧伤看着里面。有时甚至心里会对它们,说话。“你们都回去吧,别想了,人间不是你们呆的。”我经常会在阴森之地,或者午夜十分不由自主说这些,变化有许多。又比如“走吧”之类。用的是很苍老和深沉的声音,很慢的说。

我胆子一直很小,晚上睡觉从不关灯。一关灯就感觉不行,乱七八糟的影子特别多,根本无法集中精神,被吓的发抖那种。最多几秒钟,就不得不开灯。也不可以关掉房间的门,很怕一个人在房间里。

可是在一些特殊的时候,同样是深夜或者凌晨,我会胆子变的很大。会情不自禁说出刚才些“你们回去吧”这样的话。又或者会骂“你们给我滚!”到现在也是如此。可是对于阴森之地,归属感是一直存在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轮回的错误。

高二的时候,我有过一次最激烈的对生命做的对抗,也第一次真正接触到灵异。高中那年我想自杀。之前已经说过我小时候不间断的一直在想。刀片划过手腕许多次,还把锋利的东西藏在抽屉里,方便随时终结。

那年的秋天吧,我写下一封很长很长的遗书,一万字吧。不知道写些什么。然后很有意识的,去各处看了看,生怕以后看不到。再后来,去药店买下许多晕车药片。细节就不多讲了。一天早上,我把差不多一碗药片全吞了下去,后来吐出来不少,但是还是睡过去了。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医院房顶上刺眼的灯光。我妈眼睛通红的坐在一边,我爸爸不在。那时第一个反应是,我怎么没死成。昏昏沉沉的逃离医院,回到家里。灵异开始闪现。

我躺在我房间里,门是开着的,那时天还没全暗下去。我妈妈在隔壁看电视。我忽然听到一些声音。是脚步声,那时我闭着眼睛,一点力气也没,也动不了。我家里是木头的地板,踩下去会有声音的。脚步声很慢的走,生怕惊扰到谁似的。很慢,很慢。那时我虽然睁不开眼睛,但是可以说话,还以为是我妈进来了,我说,妈,你是不是在房间里。我妈说,不是呀。脚步声一直在持续,在我的床尾,我就一直在问。我妈一直说没进来。后来忽然,感觉到那人走到我床边,俯视着我,那时我是一点也叫不出声,闭着眼睛。只感觉到是个男人,很高,穿那种古代的长袍,戴着帽子,宽沿的。他低下身,把我抱了起来。不,准确来讲,应该是把我的灵魂抱了起来。只感觉到身体一轻,很舒服,很安详的。

感觉我好象变成孩子一般。他没有别的动作,就这么一直抱着。其实那时一点也不怕,好象父亲抱自己心爱女儿似的,又好象是丈夫抱着心爱的妻子。

虽然很舒服,可是我开始挣扎。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不,不要,不要。他就把我放下了。脚步声也消失了。没了。

直到现在我还在怀疑,是不是我潜意识里还是留恋人间。不想跟他去。

清醒之后,家里人怕我觉得孤独,帮我买了电脑,那时经常上灵异网站,黑色页面的那种,觉得很亲切,一点也不怕。毕业之后,奇怪的事情一再发生。我一直贪恋晚上,深夜,凌晨,不喜欢白天。所以工作时一直睡觉,给领导的印象很差。

可是我的异性缘分非常厉害,很恐怖的多,喜欢我的男人差不多到一百个,我自己数的。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初中时我长的不好看,所以一直没有男孩子。可是毕业后到现在,经常都是碰到喜欢我的,或者想在一起的,各行各业的,各种样子的,都有。

大多数都是白领,研究生,博士。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什么经理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师高才生。始终不理解他们会喜欢这样的学历,又不思进取晚上也不睡觉的女孩。可是始终走不到一起,这是后话。

对工作一直无所谓的态度,想玩什么,就可以去,酒吧,电影院,该玩过的都玩过。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虽然玩的很厉害,却始终不曾堕落到吃摇头丸或者别的犯法的事情上去。

后来,慢慢发现不对劲。喜欢我的男人,在一起一段时间以后,就变的很差,指运势。比如说,公司破产,被辞退。后来发生一件事情,让我真正体会到恐惧。

有一个男人,三十岁了吧。很喜欢我,那时经常跟他去看打牌,我是不打的,就看着一群男人打。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坐在哪个男人旁边看他打,那个男人就狂输,可以输几十次。不论是谁,只要是男的,女的是不克的。

他们是朋友,玩的很小,可是可以输几百块,甚至更多。后来他们看到我都怕,不想让我坐在他们身边。除非我不看或者不想,很难受的,又坐在旁边,又不可以看,更不可以想。每次都这样,玩几次,几次都这样。好象我可以控制似的。

想想真是可笑,我算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子。有时连我也搞不清楚我是谁,我只知道,我身边一定有什么存在,而且可以肯定,也许是一个,也许是许多。

晚上不敢睡觉的事情你也知道,一直感觉关掉灯,就有人看着我,很强烈的感觉。很恐惧,就算有时灯开着,也会有直觉。很吓人,也许是我对死界的未知吧。

网站上有一些贴图,描绘死界,看着就觉得很难受,想哭。

这是可以说出证据的,还有的就是很空泛的了。比如说公司会莫名其妙的破产,又或者会惹上黑社会。跟谁在一起,谁就不顺。我一直很少见到有男人做事,可以成功的。

有时连我也搞不清楚我怎么回师,只知道身边一定有什么存在,而且可以肯定。也许是一个,也许是许多。晚上不敢睡觉的事情你也知,一直感觉关掉灯,就有人看着我,很强烈。看着网站里描绘死界的图,有时会情不自禁的说,我们的国家又小,又穷。

一直都是对死亡很敏感的女孩子,我曾经MSN的名字叫尸路,有人受不了才改的,我觉得很好听。

由于一直在家里不去工作,情绪很恶劣,而且一直害着别人,心里快崩溃似的。前几天终于把这件事情对妈妈说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果真是有灵体附在身上的话,虽然不顺,可是好象不想他走的感觉。也许这不是我本身的想法。妈妈很快帮我找到灵婆,算的时候,说出许多事情,比如一直在家里不喜欢出去啦,比如月经的时候会痛。

后来她说,有个XX缠着,法力挺大的。她帮我驱,这里敲敲,那里碰碰的。她也说是男的,可是我总感觉她好象没这么大的法力。作用也许有一点,可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到底是被缠上,还是本身就是这种体质。

我一直都很不喜欢去寺庙里,去灵婆家里的时候也很反感,觉得她很凶恶。很害怕去寺庙,会逃出去。不停害着最喜欢的人。TMD,真不该来这个世界。很悲哀的,一直生活在恐惧里。

看过你转发的帖子,说是被缠上的话,看看上眼白是不是有黑色的斑。照镜子一看,果然有。切!

谁知道到底是我本身就是灵的人,TMD被谁派来的,或者还是被上身。不管怎么说以后回去肯定绕不了他们!

看的很累吧,不好意思了,只感觉到这种“力”越来越强,很害怕很迷茫很惶恐。还有一种能力,我可以很容易的看清楚一个人最深处的阴暗心理。就是一般人说的灵魂。比如说,有的人写作时会说,他们的灵魂彼此很接近。就是这个东西。

可以写的都写了,还有一些是文字无法表达的,只好不写。

只是光音,不知你看了会有什么想法。你好象一直是很清净的,佛家之人的关系吧。

灵婆没多大能力,看不清楚。

只是想请你说,在上海哪里可以破解,如果不可以破解,至少让我至少是什么事,过程。

只是想求你帮助,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了解这些事物的人不多,我是象倾诉似的只对你一个人,全说出来,好象是亲近的。

写的时候,电脑很不正常,周围的气场很乱,感觉很乱。鸟叫的很怪。算了,不说了,TMD,很怕。

如果上海也有这样的朋友,只是想和他们做交流。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只能相信你了。

描述的很乱,现在头晕的要死。

帮帮我吧,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不停的抗争,累死了。

只因你们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笔者曾身边发生过无数次灵异现象,憋在心里实在难受,今将大部份讲出来,以激励各位同修一同发心求得无上佛道。

笔者在少年时曾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曾经多次谤佛、法、僧,现今全部真诚忏悔,后来研究气功、周易、八字等才发现世上神奇事太多慢慢研究起佛学!

笔者老家有很多的灵异事,比如:有时同村人去世前总有一些先兆:有时屋里东西莫明其秒的乱响数下或者半空中有人咳嗽声,声音很大而且瞬间便到对面山上咳嗽,那么村里就有人很快去世!

住在老家后面几十里有个黑油山,几个堂叔住了那里,其中一个堂叔曾被狐精迷了几年,为此事他还和老婆离了婚,最后狐精离开后他本人已经瘦弱的不成人样,他的几个兄弟曾几次带帮人拿着猎枪去打狐精,可那狐精在屋顶上将房瓦揭下来打他们,还给堂叔警告如果再有下次就会找他们麻烦,于是他的兄弟们不敢再去找麻烦,只有他本人可以看见狐精的媚样,别人总是看不清好似一团影子,这事千真万确,这个堂叔现今还活着!

我有一个堂兄父亲70年代末早死,曾在80年代中期曾附体一病妇、找到家里再三警告堂兄弟一定要孝顺母亲,神奇的是能将生前一切外人不知的家事告诉众人,但到了90年代,两兄弟及媳妇还是将母亲孽待而死,现在想来是堂叔前来救妻结果未能如愿!

笔者姑家住在王村,王村也有一件女鬼附体之事,此女因父母偏心偏爱弟弟、心中不满,有次和父母争吵,被父亲用扫梳打了几下,气愤之及竟然上吊自杀了,几个月后附一病妇,找回家中,尽诉生前冤曲、死后受苦之事,并请家人烧纸钱、衣物等物,父母悔泪交加、抱头大哭,轰动周边村落,此事发生后,我问一向不信神鬼的表妹:世上有鬼吗?她说:还真有,想不通!

还有不幸事,我的亲堂妹因不满父母干涉恋爱,一时寻短见服毒自杀,我们感情很好,现今忆念、心甚痛之,死的前一天婶娘大白天抱柴进厨房,突然被一透明物体很大力的撞倒在地,她爬起来自言自语:又是哪一个要离开人世了?结果却是自己的女儿,她死后曾多次到笔者家中闹过,大白天人睡在床上竟然床再摇动、电扇没转却嘣嘣乱响、地面上一到晚上就不断的有玻理瓶掉在地面上的清脆声,后来母亲请教一神婆、被告之:不要对别人提起亡者之事,母亲依言而行,果然平静了,但住在那一套住屋总是不好,妹曾数次见到灵异物,笔者外爷死前一天,妹曾在梦中惊醒见一人头飘然从她面前上升屋顶消失,要么突见一古人衣物瞬间消失,笔者到是天生不怕鬼!但母亲毅然决定买房搬家,没想到搬到另一处依然是风水极差的宅子。

搬到新家,我做生意总是亏损、还老生病,此屋宅晚上大厅的椅子总是怪想,就想有人坐在上面,楼上没住小孩,可屋顶经常有弹珠落地的响声,一个怪鸟总是后半夜在我家窗外怪叫,就象佛经曾说过的那样怪鸟,弟又上夜班看见无头人,又说自己被人下咒控制住,我们也都没当真,同时笔者得了肾炎,弟弟病情加重得了神经衰弱、厌世异常,我们又搬了家,我的病慢慢好了,弟之病总是没有好转,时间长了习以为常、大意了,终于,弟在新家服毒自杀!痛哉!哀哉!现今想起心痛万分,谁能体会手足同胞离你而去的心情??弟亡后数日,当笔者和妹一想起他来,就能闻到他死后身上所发出的农药味,笔者曾给他超度几次,他在梦中谢我、同时用农药味将我熏醒,醒来后满屋都是农药臭味,经久才散!又有一日梦见他给我说再给他超度六次就够了,笔者醒后对妻说:我要转运了,因为超度要花钱,他来暗示我要转运,不久笔者南下中山市作了几年平面设计,至今弟之英灵常常去王村姑姑家去,因为生前姑姑很爱他,姑家盖新房时,大白天曾看见弟在人群中闪了几下,姑姑顿时大泣!如今弟亡后五年多,只要笔者家人要去姑姑家做客、则在前一天,弟必先到姑家作客,他一到、满屋农药味,于是姑父就会在饭桌上多摆一酒筷,第二天我家必有人去,至今依然如此!

说说笔者自己之事吧,笔者之妻很贤惠,善解人意,说起来也有一些故事,笔者和她相识还是笔者的姨妈介绍的,笔者老丈人的妻子、母亲都早过世,一夜老丈人突然梦见他母亲、妻子在他面前、给我丈人说:明日有一朋友要给萍(妻小名)介绍对象,这个年轻人很好,你一定要同意这门亲事!第二天我姨便去她家给我提亲,她父亲想起梦中事,立刻满口答应!至今我与妻子结婚数年,曾经因做错事要同我离婚,当我提起这事后妻子便又原凉了我,这也是因缘前注定,现在想来:阳世重财、阴世重德啊,我愿努力追求无上佛道!希早日成就也好度救有缘众生!

妻的祖父生前是有名的阴阳师而且是大队干部,他不仅事业顺利而且还会一些道术,比如:鬼抬轿、画符驱鬼等等,在他们那一片很有些名气,他去世时,妻和她哥都很小

,有一次夜里妻和她哥被父母锁在屋里,她们亲眼见到她们的祖父坐在床上做着纺线似的动作,妻和她哥吓的往外跑,门被锁出不去,这时父母回来快走到家门时、祖父顿时不见,妻现今回忆深刻:半透明立体状眉眼清晰。老丈人亡妻后又和现在的丈母娘结良缘,丈母娘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受了菩萨戒,她可以画大悲水给人治病,有时妻和她哥重感冒吃药不管用时只要喝了她画的大悲咒水就好,很灵!她还会帮别人求子,我儿子就是她帮要的,说起来惭愧,妻子刚怀孕,还没告诉任何人,我想把孩子流了算了,等过些年再要小孩,丈母娘突然来我家说:萍怀孕了吧?我就问:您怎么知道?她说这孩子是我给你们在庙里要的儿子,要好好养大,我顿时大喜!

儿子出生后,有一天笔者心血来潮想给儿子认个干爹,正在啄磨着,老婆大白天休息,在半醒半睡状态下突然见一盘腿穿古代服装的妇人出现妻面前,问妻道:孩子给别人了吗?妻说:没有,妇人道:那就好,你还欠我一百元呢,说完不见!老婆便给我说儿子自有菩萨做干爹干妈,还认什么啊!!我方悟是菩萨点醒我了,后来妻子到娘家那里的佛寺还了愿钱!

说起来本人愚痴常常犯错!虽然心里信佛,但并没有归依受戒,所以常做些煌搪之事,在中山工作几年没做一件好事,来到深圳,有天走在大街上,遇到一耶酥教徒发给笔者一张福音纸,笔者信佛,看到其中内容不由勃然大怒,大骂:全是骗人的,随后撕碎福音纸扔进拉圾箱,到也没在意,当天晚上做了一梦,恐怖!这哪里是梦啊?太真实了,二位金光灿灿中国古代武将装扮的金甲神来到我面前,训斥、并要惩罚笔者,笔者吓的敢紧跪求饶命,其中一金甲神掰开笔者的嘴将“流沙状”物体灌入笔者口中吞下,然后离去,醒来吓了一身汗的笔者告诉了妻子,妻子也认为不吉,此后笔者运气极差,做生意时将要成时就会失败,而且是必然失败,还有一次因投机被抓进派出所,倒霉连连,我心中想这几年没做一件好事,坏事到是做了一大箩筐,怎样才能改变运气呢?想起了《了凡四训》中的命由己立,于是我决定在网上宣传佛教来改变霉运!艰苦困苦的生活令人难以想象,大概又经过半年多,忽有一日,晚上梦见王村庙里的白胡神仙飘然而至说:给你送解药,就是上次金甲神惩罚你的解药。我一看全是“树根”一样啊,于是吃下这些“树根”,梦醒后告诉妻子,妻子也大喜,没过两天,我开始接单了,一连接了几个单,虽然暂时发不了大财,但也能平淡的过了,总算改变了运气!

以上都是本人的亲身经历,还有许多,说些主要的吧,事情绝无半点虚言,人、地名是化名,请大家从我的教训中能体会很多道理,做为一个佛信徒或教徒千万不要去诽谤外道神灵或上帝,佛陀曾说莫慢待任何神灵,同时也证明佛法无边!希各位道友同修努力精进、同征无上佛道,普度世界有缘众生!

为什么很多人没有接触过灵异现相,而有些人常接触到?

笔者个人看法:宗教徒都是与神有缘之人,被神灵指定修行的人,所以从小就会不断的接触灵异现相,其实灵异现相不是随便就有的,厉鬼闹乱也是由它的上司神灵指定在哪里闹、要影响哪些人、都是注定的!

有些缘浅之人不仅在他周围没有出现灵异现相而且还常常出现假的欺神弄鬼迷信现相让他更相信世上无神灵,从而大胆去做想做的事!当然无缘可变有缘,只要一心同佛结缘,一心向善、按佛法修行,终究会被佛接引,成就无上佛道!....

我想我遇到麻烦了,有人想用诬术要我的命。

前几天睡觉时差点被一个黑洞收了,天空中的急速飞行,让我感觉那是真的。我双手挡在头上,心里默默念了遍《六字大明咒》,在途中掉了下来。我赶紧往回跑,这样我就醒了。之后的这几天,灾祸不断,现在我的大腿已经因为车祸伤了。因为从小我就能感觉到鬼魂的存在,七岁的时候,因为在坟地的一句戏言,导致鬼魂附身打了一夜的摆子,后来父亲给我吃了颗舍利(红红的,很小。)好了。前几天,我刚刚学会在梦中睁眼,自由的活动四肢,就差点让黑洞吸了,太可怕了。要不是父亲走之前,教我的《六字大明咒》正确念法,我想肯定早已经变成植物人了。这次感觉告诉我,一定是可怕的摄人魂魄的诬术,现在父亲不在了,我自己没有办法对付。希望有人能帮帮我。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