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从零点开始的 零点论坛 zeeew.com

地球以外是否存在着生命已经逐渐地成为一个现代人类社会的社会问题

来源:昔拾    发布时间:2021-09-02   作者:佚名

对于地球以外是否存在着生命甚至于智慧生命的争论开始于几千年前的古希腊。反对存在着地外生命的一方认为:地球上之所以存在着生命乃至人类,是在于地球它的特殊地位——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因此,地球上的生命和人类就应当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但是到了16世纪,哥白尼却重新论证说:地球并不是宇宙的中心,而且太阳也不过是和天上数不清的繁星一样,也是一颗很普通的星星。在"地球中心说"崩溃以后,以"地球中心说"为基础的欧洲基督教会的权威也随之瓦解和崩溃,原来无所不能的政教合一的教会势力也因此而失去了过去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同样的,如果现在事实上存在着的"人类中心说"(即宇宙中只有地球上才存在着生命和人类)被无情的否定,如果说地球以外肯定存在着生命和智慧生命的话。那么,现代的人类将会重新面临一场新的危机,因为这可是一个现代人类无论是在伦理道德还是在哲学上都对此毫无准备的事情,而现在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和政府也不知道应该是如何的面对这一切,如何在的确存在着外星生命和外星智慧生命的情况下保持地球上的人类社会的稳定和繁荣。对于这样一个天大的问题,就连一向自以为是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因此变得小心翼翼,虽然一方面极力的探寻外星生命存在的可能性,但是在另一方面又在否认这种可能性。

但是,相信并证实地球以外存在着生命甚至像我们人类一样的智慧生命,显然对于我们的所谓的新哲学思想观念来说,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情,因为我们的哲学基础是建立在生命和智慧是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整个运动和变化过程中最基本的本质之上的,而如果最后人们却证实,在若大的宇宙世界里,虽然其中的天体数以无数,但是却只有地球上才存在着生命和有智慧的我们人类,我们又如何能说服那些对于我们的所谓新哲学思想观念本来就嗤之以鼻的人们呢?当然,我们可以利用人类逻辑理性意识上的种种局限,作出完全能够自圆其说的辩解,然而,没有什么完美无缺的解释,能比得上一丁点实实在在的事实来得令人心服口服。

当然,地球以外是否存在着生命乃至智慧生命,这并不仅仅坚对于我们的哲学而言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实际上对于其它的传统哲学来说,也同样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承认地球以外存在着生命乃至智慧生命,这就意味着承认生命乃至智慧生命是宇宙中普遍存在的现象,也就是说——这应该是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运动和变化的必然产物——也就是本质,这就给纠缠在是物质还是意识(生命)由于在时间上谁先谁后存在而确定所谓的第一性与第二性的传统哲学以致命一击。正是地球以外是否存在着生命乃至智慧生命有着这种对于任何一种传统哲学具有生死存亡的决断力,所以,尽管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科学家们开始相信地球以外存在着生命乃至智慧生命。可是传统哲学对此仍然只能是支支吾吾,语焉不详,一直都不敢予以明确的确认。

幸好,除了我们以外,相信地球之外存在着其它的生命的人,特别是科学家大有人在,虽然他们的哲学理念与我们的不尽相同,但却长久以来都持之以恒的在寻找着地外生命。其热心的程度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生命的产生和存在应该是全宇宙天体物质运动演化的普遍规律

经过数千年来特别是近百年来人类科学家们的努力,到现在,人们对于地球之外存在着生命,基本上形成了这样的科学上的结论。在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中,人类目前所观测得到的150亿光年的范围内,宇宙天体的物质结构(除了类星体至今还未能认识以外)其运动和演化的规律基本相同;科学家都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在宇宙的天体运动和演化过程中,产生生命和智慧生命可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一般认为宇宙天体的演化产生生命和生命的进化主要有五个阶段:

1、宇宙物质(元素)和天体的形成阶段。根据宇宙大爆炸的理论(作者注——尽管我们认为这个理论在时间和逻辑的因果关系上存在着问题,但这可能是因为人类在运用逻辑认识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时,由于逻辑上的局限与时间的自悖所致,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如何在逻辑上进行描述和认识的问题,而非是说这不能是一个事实,也许是这个事实可能只是被人类在逻辑和时间上描述和认识得互相矛盾和否定,因此基于今天人类的科学认识水平,我们暂时采用这个理论),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是在约定150亿年前,从一温度极高的无限小的致密奇点大爆炸而产生,随着宇宙的诞生并膨胀冷却,能量转化为物质,一开始是基本粒子,然后进一步的产生出质子、中子和电子。并形成90%的氢元素、10%的氦元素组成的物质世界,这些物质轻元素随着宇宙的继续膨胀,会产生氢物质元素的局部聚集,并由于相互运动形成涡流,到了一定的密集程度后会在物质的自身引力下收缩,从而形成最早的星系,在这些星系内形成了最早的恒星。其中的氢元素在足够的温度和压力下核聚变反应生成氦元素。这些核聚变反应的过程会释放出一定的能量,以光和热的形式向宇宙空间辐射出去。当这些恒星燃尽了它们的核燃料后,会由于它们的大小的不同而最终聚变合成的重物质元素也有所不同,最大的恒星聚变合成的重物质元素是铁,铁以上的重物质元素只能是在比太阳大的恒星死亡时的超新星爆发过程中产生。总之,构成生命的所必须的重元素都是第一代恒星的灰烬。

2、有机化合物形成阶段。就地球上的生命来看,生命是由碳水有机化合物所构成,这在科学上看是有道理的,因为碳元素有四个键,在所有的物质元素中,它能与其它的元素形成的化合物最多,现在已知的碳水化合物有几百万种以上(其中人工合成的就有几十万种),从小分子到大分子量都有。正是碳有如此之多的化合物,生命以碳水化合物为基础才有了可能。目前射电天文学家已经从星际空间发现了、空间飞行器在彗星中探测到了,生物化学家也在降落到地面上的陨星中找到大量自然形成的碳水化合物有机分子痕迹,与地球上构成生命的有机分子是一样的。

对于宇宙中的天体在运动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碳水化合物有机分子,现在科学家们对此已经没有什么异议,不过令科学家们迷惑不解的是,自然状态下形成的碳水化合物有机分子结构的"手性"——左旋和右旋的比率是完全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进一步形成生命的,因为地球上所有形成生命的碳水化合物有机分子都是左旋的,以致于有人会因此开玩笑说这可能是因为创造生命的上帝是左撇子的缘故;这是生命产生的第一个未解之谜。

3、原始生命阶段。形成生命的"构件块"阶段,这些所谓的"构件块"是指更复杂的但没有生命的有机分子。例如蛋白质的基本成分氨基酸,以及构成脱氧核糖核酸(DNA)双螺旋线之间的"连接键"的含氮碱基。有些科学家认为,这种原始生命形成的化学过程今天可能仍然正在土卫六(土星的最大卫星)上发生着。

宇宙中的有机碳水化合物的物质运动为什么会产生脱氧核糖核酸(DNA)双螺旋线这样的生命结构,这是生命产生的第二个未解之谜。对此,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及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一些科学家曾提出假说认为:地球高层大气中的微小水滴具备形成复杂有机大分子的条件,因为他们发现,大气中悬浮的微小水滴中近一半杂质是有机物。这些有机物是随水一起从海洋中蒸发起来的,它们在水滴周围形成一层有机物薄膜。这些仅几微米大小的水滴在同温层中可停留一年之久,在此期间它们会彼此融合,并与其它悬浮微粒相结合。

随着水的蒸发,水滴中有机物浓度越来越高。在强烈阳光的照耀下,这些有机物可能发生化学反应,使简单的有机分子结合成复杂分子。原始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和蛋白质也许就是这样形成的;这或许还可以成为生物细胞膜起源的一个新解释。

4、初级生物阶段。有了构成生命的基础——脱氧核糖核酸(DNA)双螺旋线结构,那么,出现像微生物那样的由细胞组成的生命形式似乎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它们在最初几十亿年中统治着我们的地球,天文学家现在希望在火星的冻土层中发现微生物(它们的形式也许与我们现在已知的微生物非常不同)。

5、高级生物阶段。这时就出现地球上的人类,或比我们这些地球上的现代人类更高级的其它的智慧生命的形式。根据人类目前对于宇宙的研究和认识,没有理由认为我们这样的人类就应该是宇宙演化的顶峰,实际上可能却是完全相反,我们认为:地球上的人类的诞生和存在只不过仅仅是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演化中的一个新的开始而已。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在论述了自然界从天体演化到人类的出现之后,曾精辟地总结道:"这是物质运动的一个永恒的循环,这个循环只有在我们的地球年代不足以作为量度单位的时间内才能完成它的轨道,在这个循环中,最高发展的时间,有机生命的时间,尤其是意识到自身和自然界的生物的生命的时间,正如生命和自我意识在其中发生作用的空间一样,是非常狭小短促的;在这个循环中物质的任何有限的存在方式,不论是太阳或星云,个别的动物或动物种属,化学的化合或分解,都同样是暂时的,而且除永恒变化着、永恒运动着的物质以及这一物质运动和变化所依据的规律外,再没有什么永恒的东西。但是,不论这个循环在时间和空间中如何经常地和如何无情地完成着,不论有多少百万个太阳和地球产生和灭亡,不论要经历多长时间才能在一个太阳系内而且只在一个行星上造成有机生命的条件,不论有无数的有机物一定产生和灭亡,然后具有能思维的脑子的动物才从它们中间发展出来,在一个短时间内找到适于生活的条件,然后又残酷地被消灭,我们还是确信:物质在它的一切变化中永远是同一的,它的任何一个属性都永远不会丧失,因此,它虽然在某个时候一定以铁的必然性毁灭自己在地球上最美的花朵——思维着的精神,而在另外的某个地方和某个时候一定又以同样的铁的必然性把它重新产生出来"(《自然辩证法》,第24页)由此可见,尽管传统哲学的辫证唯物主义哲学与我们的新哲学思想观念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是,对于地球以外是否会存在着生命,恩格斯即使是从辫证唯物主义的物质无限循环运动的角度上,也认识到了在物质世界中能发展出具有思维能力的人脑将是一个铁定的必然,就算是不在地球上产生出来,也必然地,在其它的某个时候、某个地方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产生出来,就像地球上的人脑的产生和存在,根本就不是由于人类愿意与否所能作出选择的结果一样。

那么,是不是生命是宇宙中所有物质存在的基本方式之一,因此,宇宙中的生命的产生和存在,就可以是以没有限制的种种的形式存在了的呢?有些人对此有过极其富于幻想的幢憬,他们认为,在广瀚无垠的宇宙物质世界中,生命可能以各种非地球生命的方式存在,在他们看来,地球上的生命是以碳元素为基础的,那么,为什么就不可以以硅元素为基础的呢?,或者以铁元素为基础的呢?甚至有人幻想过宇宙中的生命可以以宇宙射线甚至基本粒子的方式存在。当然,在今天的人类对于宇宙的了解仅仅是井底之蛙的时候,人类对于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可能存在有种种的生命形式,这是毫不奇怪的。人们也的确在地球上的的一恶劣环境(可能比火星的环境还要恶劣)中发现了兴旺的生物体、微生物;在90年代初,科学家们就发现:在美国的华盛顿州很深的地下玄武岩中,藏有完全与光合作用的生物世界相脱离的丰富的微生物。

还有一些更复杂的生命也能适应恶劣的环境,外星生物学家在地球上的某些独特而封闭的最恶劣、最极端的地方,有如火星或木卫二那样的环境相像的最干燥的、最寒冷的地方,如在莫诺湖附近岸边的死谷。在南极洲冰架的下面,和智利的阿卡马沙漠或极圈北部的一些岛屿,以及一些环境极其恶劣的岩洞里边,都不可思议的发现了我们难以想象的、顽强的生存着的生命;甚至一些复杂的如虾这样的生物相继在地球深处的岩洞里被发现,在海洋的深处也发现了鹿集在高温的火山口的虾和微生物。

微生物学家波士顿和岩洞生物学家诺思普戴着隔离面罩,钻进了墨西哥南部卢兹镇附近潮湿的岩洞里面,他们在一个最大、最深的洞穴里找到了一种他们定名为"鼻涕"的原始生物。"鼻涕"是微生物和泥泞所形成的胶状结构,悬挂在岩洞的顶部。岩石中充满了对人类或其它生命有害的硫磺,但这却滋养了"鼻涕"的生命,如果人们仍然愿意承认这也是生命的话。

但是,以地球上存在的生命来说,也是以整个太阳系迄今为止仅仅是地球上存在着大规模的生命世界来说,总的来说,太阳系中只有地球上能够产生出生命,而除此之外的众多的行星则难以存在着(至少是没有存在着地球这样规模的)生命,是有其客观存在的原因的,总结地球上生命产生和生存的环境,人们不难总结出,宇宙中生命产生和存在至少有两个重要和基本物质条件的要求:

1、无论宇宙中的生命存在于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但是都可以肯定的是:由于生命是一种复杂的化合物物质的同化和异化的,涵盖着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信息交换系统,因此,必须以一种有很多化合物的元素为生命的基本组成,这种元素既不能太活泼,如像钠一样,几乎不存在单一的元素;也不能是难以和其它元素化合,如像惰性气体一样几乎没有什么与其它元素的化合物。并且应该在宇宙中比较丰富,例如在地球生命中的碳,就合符这些条件,它既不是太活泼,也不是难以和其它的元素化合,而是有数十万种有机和无机的化合物,足可以满足任何地球上的生命生存之所需。除此之外,在宇宙中尽管存在着另外的101种自然存在的其它元素,但是却不大可能担当起构建生命的重任,至少是在自然产生的生命的情况下是如此,而由自然生命再创造出来我们新哲学说说的再生命,如电子电路电脑的生命形式,则是另当别论。

2、不能温度太高,也不能温度太低,并且温差不能太大,约在一定的气压下,以某一温度为中心的上下100度的范围内(例如以地球上一个大气压下0度的水的温度为上下),这样说来,最好像地球这样的温度。这似乎是有点存在即合理的推论,但是却不乏一定的道理,因为这是合符热力学三定律的原则的。在宇宙中,按照热力学的定律,温度太高则物质元素的运动过于剧烈,例如在恒星上,这里显然是不可能存在有任何生命的。原因就在于,这里的物质元素由于都在发生着一刻也不停止地剧烈地运动,会使物质元素无法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内保持一定的存在形态,生命就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有时间产生。并且物质的温度太高时,宇宙中的物质几乎都是以气态或等离子态、甚至是以宇宙射线等高能量的形式存在的。而很少有以生命存在所必须的众多的固态或液态及气态的化合物同时存在的形式存在的,因此,也就难以形成生命了。当然,也许有些生命是有可能以宇宙射线的方式存在,不过,这显然还不能为今天的人类所可以想象的是在遵循着什么样的物质的运动原则,就今天地球上的人类及其它的地球上的生命而言,生命必须是一种固态、液态和气态的物质元素和一定量的宇宙射线的物质(元素)同时存在的混合物。

而温度太低则物质元素的运动又相对的停滞不动,例如在接近绝对温度时,物质元素的运动就几乎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甚至可能会数十万年的保持着一种一成不变的存在方式,物质元素在运动上的相对静止,这显然也不可能产生出生命出来。例如在远离太阳的冥王星上的低于零下近两百度的低温环境下,就不大可能会存在有活的生命。

同样的道理,温度忽高忽低温差过大,也不可能会有利于生命的诞生和生存。

当然,完全以地球上一个大气压下的水的温度为标准,这可能有点过于武断和牵强附会,但是可以肯定的却是,应该是在一个特定的温度下,所有的物质元素极其化合物都应该可以同时以物质的固态、液态、气态和等离子态(包括宇宙射线等)这几种基本的形态存在。并且能够构成生命的这种元素,应该有相应的流动的一种液态物质作为基本的能量和生命信息的交换媒介,这在地球上为氢氧化合物的水,在其它的星球上可能是其它的液体,但是总之是不可能缺少的。

分析一下太阳系中所有的天体的情况则不难看出,孕育出了地球生命的太阳,由于高温,物质(元素)的运动过于活泼,因此,太阳上的物质元素仅仅是存在有液态、气态和等离子态(包括宇宙射线等)这几种的形态,但是却没有存在固态的物质元素:而远离太阳的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则由于低温,上面的物质(元素)运动不活泼,因此仅仅是存在着固态,很少能以液态、气态和等离子态的形态存在,只有在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及其它们的卫星上的物质元素,才是同时存在着固态、液态、气态和等离子态(包括宇宙射线等)这几种基本的、生命的存在所必须的存在形态。

由此可见,在宇宙中寻找非地球的生命,在今天至少应该以这些原则为标准。

那么,按照这样的标准(或者说是地球标准),在宇宙中仅仅就是银河系,就应该存在有多少个地外生命甚至地外智慧生命的星球呢?这可以用20世纪60年代初,由射电天文学家弗兰克·德雷克提出的著名的德雷克方程来进行估算。根据德雷克方程,在银河系中,可能存在的类似我们人类的地球及其生命形式的行星用N来表示,那么,这个的数量是多少呢?

N=R×S×P×E×L×I×C×V

在式中,下面的几项表示了拥有适合生命存在的行星的恒星的必要条件。

R是指银河系中每年可能形成的恒星数目;

S是指在这些恒星中,类似太阳的恒星所占的比率;

P是指带有行星的恒星所占的比率;

E是指在这些带有行星的恒星中,适合生命生存的行星数目;

其次在下面的项表示的是生命可能产生和存在的项。

L是指存在生命的行星所占的比率;

I是指那些发展出智慧生命的行星所占的比率;

最后的两项是指在技术方面的项。

C是指在有智慧生命的行星中,能进行星际之间通讯的行星所占有的比率;

V是指这种通讯时期能够进行的时间(以地球年计算)

最后,科学家们推算出来的结论是,在我们地球所在的整个银河系的两千万亿颗恒星中,至少应该同时存在着一百万颗类似于地球环境的行星,有条件产生和存在着生命,尽管这些生命存在的形式肯定与地球上的生命形式有着千差万别。基于这种观念,地球上的人类,早就开始了对他们的地外生命的寻找。

为什么地球上的人类会热心的在宇宙中寻找外星生命甚至他们的智慧兄弟呢?美国著名的科学家卡尔·萨根道出了其中的真谛:"开天辟地以来,我们人类就一直在探索着天空星辰,冥思苦想着人类是否是宇宙空间中独一无二的智慧生命?或者说,是否就是在茫茫夜空的某个地方还有别的象我们人类一样能思维和质疑的生灵?是否在这宇宙中还存在着我们人类的太空之友?这样的生物或许是用完全不同的观念来看待他们自己和宇宙。或许在别的什么地方存在着充满奇异色彩的生物和技术,以及与我们人类社会大相径庭的外星人社会。生活在这样一个广漠而古老、深邃而令人难以理解的宇宙中,真使我们人类感到孤独:因此,我们需要认真思考一下我们这颗在宇宙中显然是微不足道的蓝色行星的深远意义,假如它确实还有点什么意义的话。探索外星智慧,就是探索人类这个物种与宇宙的相互关系,这是一种被大家普遍接受的观点。说到底,探索外星智慧就是探索我们自己。"(《布鲁卡的脑》第352页)

是的,卡尔·萨根说得对:"说到底,探索外星智慧就是探索我们自己。"

地球上的生命向宇宙中的传播

尽管我们相信在客观存在的宇宙物质世界中,除了我们人类所生存的地球以外,一定会存在着其它的生命甚至是智慧的生命,然而,以宇宙之大,而今天我们人类的能力又是如此的渺小,因此,即使就算是宇宙中真的存在着外星生命,在我们可以看得到的未来,我们人类能够寻找甚至于是与他们相会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的小的。

正如我们在第一章所说的那样,实际上,对于地球以外的其它天体而言,我们所在的地球就是相对于它们而言的外星生命!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例如,如果说火星受到陨石的撞击后火星上面的物质会飞溅出来,在太空中漂荡了很多年后于一万多年前陨落在地球上的南极洲是事实的话,那么,自从地球上的生命诞生存在后的这三十亿年的时间里,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在地球上发生了吗?因此,完全有可能地球也受到过这样的撞击,地球上的生命也被抛到了太空中到处游荡,虽然说比较高级的生物会因此死亡,但是那些生命力特别强的物种或者病毒细菌之类的生命,是完全有可能到了某一天落到一个可以适合它生存的地方又重新活了过来,从而给这里带来生命的种子。据2000年10月19日的《自然》杂志报道,有些科学家就说他们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盐结晶中,找到了以孢子的形式存在的细菌,并且使这些休眠了2亿5千万年以上的细菌复活,这就意味着这些细菌孢子的生命是近乎不死的!

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一位陨石研究员马修·根格说"这种细菌,或者至少是他们的孢子,能够存活的时间是长得惊人的,这也就使它们借助着陨星在行星之间进行传送成为可能。","细菌孢子在处于它们独特的生命暂停状态时,或许可以在宇宙的陨石上从一颗行星飞往另一颗行星的几百万年之中保持存活。"另外,还有科学家也在三千万年前的琥珀里发现了能够繁殖的细菌孢子。而2000年在南极深处发现的活着的微生物使人们对于生命能够生存的极端条件又有了新的认识。因此在生物科学界,几乎无人怀疑生命是极其顽强的,而且能够存活非常非常漫长的时间,完全有可能在宇宙在宇宙中充当各个天体之间生命交换的使者。

因此,既然生命有可能从地球以外的某个地方来到这里,那么为什么地球上的陨石就不可能在很久以前就脱离出去,把生命送到了其他行星或者恒星系统里去了呢?根格说:"很有可能在今天的宇宙中就有地球的细小碎片,有些上面就携带着微生物,他们可能就是在几百万年之前从地球上被撞击下去的。"并且"这些碎片有可能到达木星的卫星,如果运气非常好的话,他们能够让那上面有水的海洋洒满微生物。"他认为:"在现实中,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机会,大约和一个人被蒙上眼睛,被飞机运到另一个大陆上,然后自己找到了路摸回家差不多。"

物理学家保罗·达维斯同意生命是有可能因此在两个方向进行传送,但是根据对几十亿年前太阳系的情况,他更倾向于火星向地球传送生命的说法。达维斯解释道:"作为一个比地球小的行星,它冷却更快,因此在深层生活(未受到星体撞击)的微生物的缓和地带就变得更深。陨石从火星来到地球要比反过来进行容易一些,因为火星的引力要更小一些。"因此:"对于生命起源来说,火星是一个更有利的环境,"达维斯还认为,必须有岩石作为保护性的载体,生命才有可能从一个行星运送到另一个行星,因为"生命靠着这样单个飘游的方式从一个星系跳到另一个星系是极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辐射危险的存在。"不过,达维斯同时又认为:"这样的传送过程在陨石的内部还有可能发生,但是一块从地球上被撞落的陨石又撞上太阳系以外的另一颗地球一样的行星,这样的机会小得无法计算。"

随着美国和欧洲探测火星工作的进行,人们发现,要想在短期内发现火星生命,希望十分渺茫。但是,英国媒体28日披露,美英等国的科学家们正在酝酿一个大胆的计划———把红色的火星改造成另一个地球,使蓝色的海洋、绿色的田野、温和的清风覆盖如今的不毛之地,让生命在火星上尽情跳跃。

当然,这个看起来像科幻小说的计划也招来了许多人的批评,他们认为,把火星变成地球的计划与其说是异想天开,不如说是荒谬绝伦,因为,它很可能会给火星带来致命的灾难。

英国《观察家报》2004年3月28日刊文说,越来越多的火星研究人员认为,在海洋与河流从火星消失几百万年之后的今天,人类有可能把火星改造成类似地球的"生命天堂"。一些科学家正在以严肃的态度考虑,如何用人类的智慧帮助火星恢复其远古年代的辉煌面貌———大大小小的陨石坑变成星罗棋布的湖泊,火红荒凉的山脊被郁郁葱葱的森林覆盖,红色星球焕然一新,变成适宜人类居住的新家园。

借着2004年年初"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相继成功登陆火星的东风,美国宇航局(NASA)在布什总统的大力要求下,已经展开了一个总耗资达数十亿美元的火星研究计划。作为该庞大计划的一部分,美国宇航局将于下周主持召开一个大型国际研讨会,其主题就是如何把火星改造成"小地球"。届时,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火星研究人员出席大会,包括阿瑟·克拉克、格雷格·拜尔在内的一些著名科幻作家也受到了邀请。

美国宇航局太空生物学高级科学家迈克尔·梅尔说:"长期以来,改造火星一直是热门的科幻话题,但现在,科学家们开始尝试将这个‘天方夜谭'变为现实。我们认为,改造火星这个话题已经像其他的科研项目一样,存在其实现的可能性。"大部分宇航员也都认为,火星确实可以被改造成"小地球",不过,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有大量的资金,科学家们也至少得为之奋斗几十年。

美国宇航局加利福尼亚州艾姆斯研究中心的克里斯·麦克凯也将参加这个的讨论会。麦克凯在会前对记者透露,目前科学家提出的两个改造火星的方案都能有效地改造火星,它们也将是改造火星的关键一步。一旦有了稠密、温暖的大气层,火星土壤中的冰就会融化,其结果就是可以在火星上种植农作物了。把地球上的花草树木移植到改造过的火星上,就能为那儿提供氧气,火星大气层将会逐渐变得跟地球大气层一样。麦克凯说:"我们应该认真考虑送地球生命去火星的可能性。"

当然,与所有"惊世骇俗"的计划一样,改造火星计划也招致许多人的反对,很多科学家就认为,这个想法本身就是可怕的、不负责任的。美国天文研究中心的保罗·穆丁就表示:"改造火星的计划即使算不上疯狂,也可称之为极端,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如果这仅仅是一个科幻小说中的情景,我们还可以一笑了之,但现在,它快变成一个恐怖的事实了。"

穆丁强调说:"我之所以说改造火星计划是可怕的,是因为人类已经以一个惊人的速度破坏了自己居住的星球,现在,我们不对此进行反思和补救,反而又开始讨论如何去毁掉另一个星球。"

由于在过去几个月中,美欧在火星探测行动中发现了火星上存在过支持生命的环境,不能排除存在火星生命的可能性,一些科学家就更加坚定地反对改造火星计划了。在印第安那大学任教的美国宇航局太空生物学家丽莎·普拉特就愤怒地表示,改造火星将直接危及可能存在的火星生命,这会给太空生物学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

普拉特说:"听到这个(改造火星)计划,我感到很难受。因为,我们正发现,火星上可能存在生命,而且,我越来越觉得,那些微生物可能就躲在火星的土壤里,我们即将迎来发现火星生命的那一天。可是现在,有些人却在商量如何彻底改造火星,这将完全毁掉火星本土的生命。这在科学上和伦理上都是个大错误。"

中国航天科技工作者也在1994年就进行了探月活动必要性和可行性研究,1996年完成了探月卫星的技术方案研究,1998年完成了卫星关键技术研究,以后又开展了深化论证工作。经过10年的酝酿,最终确定我国整个探月工程分为"绕"、"落"、"回"3个阶段。第一期绕月工程将在2006年发射探月卫星"嫦娥一号",对月球表面环境、地貌、地形、地质构造与物理场进行探测。

第二期工程时间定为2007年至2010年,目标是研制和发射航天器,以软着陆的方式降落在月球上进行探测。具体方案是用安全降落在月面上的巡视车、自动机器人探测着陆区岩石与矿物成分,测定着陆点的热流和周围环境,并进行高分辨率摄影和月岩的现场探测或采样分析,为以后建立月球基地的选址提供月面的化学与物理参数。

第三期工程时间定在2011至2020年,目标是月面巡视勘察与采样返回。其中前期主要是研制和发射新型软着陆月球巡视车,对着陆区进行巡视勘察。后期即2015年以后,研制和发射小型采样返回舱、月表钻岩机、月表采样器、机器人操作臂等,采集关键性样品返回地球,对着陆区进行考察,为下一步载人登月探测、建立月球前哨站的选址提供数据资料。此段工程的结束将使我国航天技术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另外,自从人类在上一个世纪五十年代第一颗卫星上天以后,已经有数万枚大小不等的从地球表面上发射出去的人造物质在太空中飞荡过,甚至远到太阳系之外,虽然说这些人工的宇宙飞行器在上天之前,科学家们都做了严格的消毒处理,以防止有地球上的生命飞到其它的天体上去,然而这在实际上却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因为整个的发射过程并不是在实验室的卫生洁净的状态下进行的,而在充满着各种生物细菌的空气中进行的,然而在地球上,正是它们的生命力最为顽强,可以在各种恶劣甚至真空的条件下长时间的存在;。因此完全可以认为,无论人类是否愿意和怎样避免,人类的这些太空飞行活动都会或多或少的把地球上的生命的种子带入了太空中去。

当然,地球上的生命要想真正的能够在宇宙空间中进行传播,还是得到了人类的宇宙航行技术,已经达到了可以在天体之间进行任意飞行的那一天。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