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论坛 大家的家 zeeew.com

贾红松散文:《灵魂歌者》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1-01-14   作者:贾红松

提到冯清利,我至少应该称呼一声老兄吧,或者叫一声学长,抑或叫一声老乡,若是直呼其名,似乎有些唐突、冒昧。

“随便叫,老弟,咋着都行,但不要唤我冯主席,生分。”

清利声调不高,招呼我落座时,从容淡定,含蓄而不失风范,谦和儒雅的神态很像邻家大哥。一大桌子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没有外人,全是文友,彼此虽未谋面,但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名字大都听说过,一见面自然熟络,交谈起来气氛融洽而热烈。

桌上有酒有菜,你一句我一句,一桌人毫无顾忌地聊写作聊生活,从阳春白雪聊到市井八卦,甚至聊到了青涩时代的初恋。清利不劝酒,但他喝酒,酒量还不错,有人敬酒,他也不含糊,碰杯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低调中透着豪爽。散席时,清利微微有些醉了,红着脸轻声嘱咐:用心写好每一个文字,做自己灵魂的歌者,便是好作家。

这是自己第一次和清利在一起吃饭,雅集算不上,但至少讨论了我们感兴趣的文学,相聚甚欢。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有雾,湿冷的空气里混杂着水气,透着寒意,地上有雪,当然有些湿滑。我的车子即将启动的那一刻,清利两只脚踩在泥水里,趔着身子冲我挥了挥手,那一幕很温暖,很贴心。

清利长我几岁,都是白杨树街人,实实在在的乡亲,我俩都喜欢称呼自己为南山人,也都爱写作。以我的水平,只能算混在市作协里滥竽充数罢了,业余得很;清利却属于那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痴迷和坚守。因为用心,他的文章屡屡获奖,一篇篇散文立意不俗、文笔清新。

清利在白杨高中读书时,语文一门独秀,作文更是班中翘楚,其他学科则惨不忍睹,以至高考时拖了后腿,几经复习,他终于考上了心仪的高校。我上高一时,在开学典礼上,校长魏书斌先生说起过这件事。我和清利隔了四届,一届学生少说有二百多人,算下来也乌泱泱一片人头了,莘莘学子中能让老校长念念不忘,冯清利该是何等出类拔萃、木秀于林的人啊!因为自己也喜欢文学,加上魏校长的点名表扬,开学伊始,我便一下子记住了这位学长的名字。

白杨街东南隅有一座大龙台,是历经百年沧桑的老建筑。大龙台对面的土丘上矗立着一栋魁星阁,据说,端坐在阁里的魁星对善男信女们有求必应,灵验得很。那年临近毕业时,我们几个心里没底的同学,结伙去魁星阁讨彩头,像模像样地磕头、作揖。我在魁星的披风上发现有人用钢笔写了几行字,字迹清秀遒劲,文字华丽得很,内容和理想抱负有关。细看落款,竟然是被老校长点过名的冯清利!敢在魁星爷身上落笔,这和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有啥区别,这哥们儿的胆量真真地惊到我了,“冯清利”三个字,就此刀刻斧凿般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贾红松散文:《灵魂歌者》

那晚和清利一起吃饭时,我借着酒劲向他求证这件事,这位仁兄淡然一笑,说自己那时候年少无知,竟然不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这么浅显的道理,但在魁星身上留言这件事却是事实。前段时间,从《洛阳日报》上看到了清利的《向北望、向南望》一文,字里行间,似乎还能读到当年那个在魁星阁里意气勃发、挥斥方遒的风华少年。

清利先从教后从政,由机关干到局委,现在落脚县文联,也算人尽其才吧。一个人是不是金子,自己有时侯估计也不甚明了,但是金子总会放光的,这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至少这话搁在清利身上就十分地贴切。宜阳的文学创作、文艺发展正在蒸蒸日上,与清利的以身作则、尽心引领不无关系。

清利是一个有情怀的人,这在他的文章里有意无意就会流露出来。一个人的情怀可以关乎家国,可以关乎家庭,可以关乎亲情,也可以关乎家乡。2019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接到了清利的电话,简简单单两三句话,直来直去:“红松,我和几位老师正在组织编写一本关于老家的乡土文学书,你有稿子就发给惠民老师。”说完遂挂断电话。国庆节前,再接到清利的电话时,汇集了50余名作者、80余篇文章的《白杨礼赞》一书已经结集印刷了。开新书发布会时,我和清利在白杨镇政府大院里碰了面,第一次将这么多描写白杨镇风土人情、沧桑巨变的作品放到一起,清利兄算是给白杨人做了一件大好事。

贾红松散文:《灵魂歌者》

清利的每一篇文章我都细细读过,譬如《锦屏湖在等你》《四土地的鼓声》《王邦瑞的目光》《父子兵》《月照桃乡》《三访红旗渠》《乌镇印象》《凤凰山上、凤凰山下》,再譬如《甘洒热血与春秋》《凝香》《重渡重读》等。他的文章宛如一股清流,涓涓沁润,不疾不徐,穿石不惊,读他的文章,宛如身处三春煦风之中,整个心都是暖洋洋的。清利是一个内敛的人,写了不少文章,却没有见他出自己的文集,问得紧了,他回一句:不急,不急,再等等。那就再等等呗!好饭不怕晚,耐心等就是了。

前几天,清利又有一篇散文《每个人都了不起》在网络自媒体上热传。“洛水流日夜,慷慨歌未央。走过春、走过夏,我们牢记初心,风雨兼程,用汗水浇灌收获,以己之才、以己之力丰富了多彩的人生。”文章开篇一如既往延续着清利一贯的沉稳风格,“新冠疫情爆发后,宅家的情绪由平静到不平静,文艺人应该有文艺人的奉献,不能外出,那就把手机、微信当作我们的战斗武器,用作品和行动传递爱心和力量,以艺抗疫。”好铿锵的文字!既然不能像医生护士一样白衣为甲,那就以笔为剑好了。清利不但说了,也做了,宜阳文艺界也行动了,一个个平凡却了不起的个体,汇集成了蓬勃的力量。

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和“十四五”开局的重要年份,清利和县文联的同仁们正在编辑一本散文集,他说:要用这本书,作为宜阳散文界向党100周岁生日的献礼。非常期待这本书的公开出版,对于宜阳的文学爱好者来说,无异又是一件好事。

有文采,有情怀,有担当,有爱心,这样的一位灵魂歌者,这样的老乡,我能不在心里叫一声好哥哥吗!


贾红松散文:《灵魂歌者》

作者简介:贾红松,笔名“一点”,宜阳人,70后,法律工作者,供职于洛阳高新智达法律服务所。文学作品散见于《散文选刊》《法庭内外》《人大建设》《青年导报》《河南法制报》《洛阳日报》《洛阳晚报》等报刊。有作品获过奖并被拍摄为电视散文。现为洛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