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平论坛-中平网-中网:zeeew.com 居中守正 平以致远

我与马海明情结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0-03-04   璩文献

刚刚做完今天的工作,便听见有人轻轻地敲门:“笃笃,笃笃。”
“请进,”觉得对方像是有礼貌的人,我也很客气。
只见推门进来的是一个质朴而和气的乡下人。
“请坐。”按照平时的习惯,我先让客人坐下,然后再倒上一杯绿茶。
“谢谢!你是璩老师吧,”他直接问道。
“不敢称老师,我是璩文献——你找我有事吧?”
“我叫马海明,早听说你字写得好,今天就是想请你为我写几个字的,不知你有没有时间?”
“写什么字?”我问道。
他说:“我写了一本书,想请你写里面的标题。”
“哦,原来你是作家呀,好哇!”我一听到写书的事,立刻对眼前的这位乡下人生起了几分好感。我想,不说他写得怎么好,只要能写,就说明他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乡下佬。
“哪里哪里,我也是初学写作,以后还得请你多指点呢。”
“咱们共同学习吧——你写了什么书?”
“我写的这本书的名字是《情系重渡沟》,内容是关于我们开发重渡沟的事。”
当时,重渡沟风景区已经名声在外,我虽没有到过,但也是知道的。并且,我更清楚做一件事的艰辛。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沟若能做得使大众知晓,一定是极其不易的。若我也能为其做芝麻丁点小事,也觉得荣幸,于是我爽快地答应了。
他看我已经答应为他写,他也非常高兴地向我道谢。
因为相互不是很熟,他在我这儿时候不大就走了。他走后我在思忖着这个人,虽然此人朴素土气,但从他那与众不同的眸子中,可以看到一种不同常人的气质。
没用一天时间,他所要的内容都已经写好了。第二天,我通知他,他把我写的字稿取走了。
大约过了三、四个月,他又找到了我,这次是来给我赠书来的。因他的书已经正式出版了。
此书的版面设计像他的人一样简单朴素。其中,上面那流畅秀丽的书名是他自己写的。
“这上面你写的字这么好看,为什么还要让我写呢?”我问道。
“你是书法家,我的字怎能和你比呢?”他谦虚地说。
“其实我也是书法爱好者,我们谁都不敢说自己是书法家。”
“你说的也是,要真正干好一件事,的确不容易;就拿我们开发重渡沟来说吧,就倍感艰辛。”他意味深长地说。
“那就说说你们开发重渡沟的事吧。”我也很想知道他们到底用什么手段竟使一个偏僻落后的穷山沟在全国打响的。
“说起重渡沟,虽非辛酸也堪叹哪!”他忽然起了点庄重的表情。
我听他这么一说,就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就催他快点讲讲里面的故事。
他说:“重渡沟本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山村,人老几辈都是靠卖山货——主要是靠卖竹制品为生的,其生活极其贫瘠。后来我在这里任了村长。”
我任村长时,很想改变一下这里的状况;但这里不像栾川其他地方,如冷水等地有各种矿藏什么的,这里尽是穷山恶水,从里到外,就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再有想法,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那你是怎么想到要开发旅游的呢?”我好奇地问道。
   “这得从一次外出旅游说起呢。有一个机会,我到外地旅游,我看到,所谓的景区,其实和我们重渡沟都是一个样,只不过都是些山山水水的。而且,越是山大,越是偏僻,就越是有人想看——那些城里没见过山的人想看哪!”他面露喜悦地说:“我这个时候才顿开茅塞,原来,我们守住这宝不会用——我们何不利用重渡沟的自然资源建立风景区呢?论景致,我们这里比着很多地方一点都不差,他们能搞旅游,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搞呢?想到这里,我真想立刻就大干一场。
    说也真是的,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着,就想着怎么好好地在我们重渡也搞一个旅游区什么的,叫城里人也到我们这里走一走,呼吸呼吸我们的新鲜空气,看看我们的青山绿水;由其是我们的竹林,不叫他们醉在这里才怪呢!”
“你的想法确实是好,我们光想着去大城市,其实,城里人也想到山沟来呀!”我也禁不住为他高兴。
“可是,要真地接触到实际问题,却困难重重。首先要解决的却不是规划方面的事,而是怎样改变人们陈旧的思想。你要想在那里做事,总不能自己一个干吧?”
“要说也是,那后来怎么办呢?”我追问道。
“要说后来嘛,还真是个麻烦,村民们那个抵制还不是一般地强。几近叫人干不下去的程度。动员会上,你情绪激昂地在上面讲,他那边却听瞌睡了——这是十分令人尴尬的事;但总不能打退堂鼓吧?若我这里稍微松点劲,那就什么也别干了——仗还没打就先缴械了。说什么也不能那样。我于是强打精神,厚着脸皮地说:‘我知道有些人瞌睡了,但还有几个人没有睡。只要有一个没睡就好,我就还要对这一个人讲。今天讲不通,明天还要讲,明天讲不通,后天还要讲,我就是要一直地讲下去,反正这个琴我是一定要弹的。每一次讲,总有人能听进去一两句,讲得多了,就自然听进去多了,你们也就明白了。”
“要让我,早就泄气了,你太有韧劲了,真是了不起呀!”我发自内心地感慨道。
“这里面的酸甜苦辣叫人很难几句话说完。我对未来那充满希望的动员,反成了群众嘲笑的把柄,你猜人们都叫我什么?”
“叫什么?”我不解地问。
“人们都叫我马大煽。”
“怎么会这样呢?”
“农村人都是那个样,你也不能和他计较。你若和他计较呀,那就别活了。他们不光是‘马大煽’说在嘴上,甚至还有人把它写在墙上,什么‘马大煽滚蛋’,‘马村长,大煽板’等等。有一次我正在上面讲话,忽然有人给我传上个纸条,我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马大煽,赶紧尿泡尿浸死算了,别在这耽误事儿了。”像这样的事多了去了,可你还真得忍住了,因为那不是一两个人,对我有意见的太多了,你能得罪得起吗?”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对眼前的这位小村长肃然起敬。我专注地听他继续往下面说——
“但我知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凡事就怕你认真。这个事也是一样,只要你专注地做下去,事情总会有转机的。事实也真地就是这样。到后来,那些村民们果真就被我煽起来了。”
“村民们要是有了积极性,事情就好办了吧?”我又插上一句。
“要想办好一件事,都不容易。群众愿意了,还得要钱,你总不能让大家都饿着肚子干活吧?”
“要说也是呀,干什么事能离开钱呢?”
“要想争取钱,就得问上头要,向各个可能给你钱的地方跑,这就需要有脸皮厚的功夫。”
“你可以贷款呀。”
“贷款当然可以,关键是没人敢贷给你。要贷款就得有抵押,我们穷得叮当响,要什么没什么,用什么抵押?当时急了,我就用自己的房子抵押。”
“你真地用房子抵押了吗?”
“怎么不是呢,我就用房子抵押了呀!”
“那能抵多少钱呢——你有别墅吗?”
“别瞎说了——反正是多少都行,有总比没有强吧。”
“我的马村长呀,再说我真地要流泪了”
“其实,这都不算啥,有一次我上山考察,差点要了我的命。”
“怎么回事?”我连忙问道。
“上山吃干粮喝凉水是经常的事,跑得脚抽筋也是家常便饭。这都能忍受,可有些事着实叫人心惊胆颤,想起来都叫人后怕。有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事到山上考察一条路,从早上直到下午,也没能好好休息。当时有点累了,就在山上找了个地方想歇歇。谁知,刚躺下不久,就觉得身子下面有东西在动,当时谁知怎么想的,也许是太累吧,也没有赶紧起来,仅仅是挪动了下身子。却不料下面竟是一只蝎子,我狠狠地叫蝎子蜇了一下子。我记得在疼时还叫了一声,却没有把同伴聒醒,可见他也是真累了,事后我也没跟他说。”
回到家不久,脊梁就疼得厉害,肿得厉害。还伴有头晕,恶心,盗汗等症状;但我不信一只小小的蝎子就能要了人的命,结果硬是挺了过来。后来有人告诉我,要是被蝎子蜇到了重要部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呢!其实还有比这更危险的,都写书里了,闲了你看看吧,看看我们是怎么过来的。
刚才的这件事谁都没有说过,连这本书里面都没有写,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是吗?你怎么不写到书里呢?”
“你看着这么厚一本书,其实还有好些事都没写进去,这也许是个缺憾,但世界上的事都没有十人十美的,你说呢——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今天在你这里喷了一下午,以后有机会重喷。”
我把他送走后,他讲的故事一直在我脑袋里无法忘怀。
以后我们又见过几次面,但时间都很短暂。后来他又去了抱犊寨。抱犊寨也是一个风景区,他被聘请到那里搞策划。他找我是想让我给他们写“解放抱犊寨纪念碑”上的字,我当然爽快地答应了。纪念碑共三面,结果,那三面的字,我都写了。因为是他找我,所以我写得非常认真。纪念碑刻成后,我去看了,想看看我的字刻在碑上的效果。想不到,那碑有那么高,我的字在上面还真是好看。当时我们单位到抱犊寨搞活动,我就趁机告诉单位的人,说那上面的字是我写的,大家看到这么漂亮的字,一时都很对我有好感,我也觉得挺美的。另外,因为《情系重渡沟》一书最近在社会上流行得比较多,我的名字又在上面,我的知名度因此得以提高,这些都是沾了海明先生的光呢。
但让我悲伤的是他的去世。当我听到这个噩耗时,那种难受的情绪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我还想听他说关于开发重渡沟的故事呢,但我们却再也不能见面了。
飘忽中,他的音容时常在我眼前出现,并总在梦中与之相遇,但当我回到现实时,也只能默念他的名字。直到最近官方倡导学习马海明的精神时,我才稍感欣慰与释怀。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