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是从零点开始的 零点论坛 zeeew.com

梁艳青的散文《体面》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1-10-11   作者:梁艳青

秋初,盆中搁置一颗小果,日子较久了一点,小果周围落下几只不速之客揩油,我一看这情景,便怒火中烧,想办法将其一网打尽。撑开塑料袋猛扑并快速扎紧,遂尽数落网了吧。欢庆之余,眼前又有不明飞行物晃动,我便顺势抽手抓握,原来还有这么一只侥幸的漏网之虫,被我猛然攻击,毫无防备地掉落在一个方形敞口小盆中。

终于逮住你这个狡猾的家伙,我兴致大增,准备用水攻。趁它发懵之际,我便极敏捷迅速地往盆中注水。于是,这个家伙就不幸中计溺水了。只见这个小东西并不害怕,等它反应过来,做出明智之举,煽动翅膀的速度便极快,纤细的足也极快速地扑腾着,蹬动着。

很快逃到水边,靠近盆壁,它的触角已经感觉到了希望,它更加有了信心和动力,那样子仿佛要一蹴而就,我想大概是它想使劲浑身解数准备一搏冲出水域。

有点儿意思。方寸之间,这真是一场有趣的博弈。

嘿!初来乍到的一番较量,我发现这家伙有耐力,有头脑,有韧劲。那我就跟你做个游戏吧。

我端起盆来轻晃,又将小盆倾斜45度,让水集中在盆里一边,小东西随水被晃到水域中央,这里水深,我想,哈哈,这下你逃不掉了吧?还不赶快毙命?

嗨!这小东西真够厉害。我本想看看它用几分钟结束这可悲无奈的宿命。不料,预想变成一场拉锯战,一不小心竟花费了我一个中午美美的休息时间。

起初,它无辜地、奋力游到边上。我则又一次将水盆往另一个方向倾倒,它又被裹挟到中央。接着,这家伙犹如打了鸡血,很是兴奋,开始乱扑腾,一会儿躁动,一会儿又安静下来。这大概是在跟我撒泼吧。这真是一只不知疲倦的小虫儿。

人家好不容易到达梦想的彼岸,又被我无情地转到漩涡。就这样被摆弄,把玩,它仍不死心,游起来越法有模有样。我猜它一定是个游泳健将,瞧它那勇往无前的不气馁的架势,的确有两把刷子,更坚定地吸引我驻足观察。

这次,眼看要游到终点,胜利在望之际,岂能尽如它意?于是我再一次给它施加了些外力,一口气将它推回到原点。我承认,此时我只希望它尽快被淹死,好结束我的好奇心,痛快一泄私愤。可这东西十分坚忍,耐力十足,越挫越勇,反复高昂着头颅旁若无人地勇往直前。这可急坏了我,岂有此理,比耐力?好吧,那我就牺牲一点儿宝贵的午休时光,与奉陪到底!陪你东山再起。

接下来的白热化时光就这样度过。它动我静,静静地看着;它静我动,我鼓足气朝它吹去。一是想验证它是否还活着,又想如果它就那么轻易死掉,多少有些惋惜痛心,如果给它在缺氧窒息时来点儿空气,是不是可以使其清醒。

缺氧窒息?我真是荒谬搞笑,我把人类的溺水遭遇迁移到它身上,不免牵强了。它可不领情,没准儿,此时已经痛恨死我了,我仿佛已经听到它冲我怒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少跟我来这套点!嘿嘿,我哪能轻易由你!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的能耐。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嘛。

几次玩转盆中水,利用水牵动这个小东西,哈哈,它终于不动了。我紧绷的心情一下子放开,弯腰仔细检查起来。正当我情绪高涨想要庆祝一下自己内心给定的结论时,它又开始悠闲地动起来了。咦,莫不是这家伙故意气我?好你个小东西!等着吧,用不了几分钟,你就会命丧黄泉了,看你还能嘚瑟多久!竟敢嘲弄本姑娘,真是活腻烦了。

再次被动待到水中央,它又不动了。窈窕淑女在河之洲,你总该束手无策了吧。它倒好,气定神闲,淡然自若,任我摆布却毫不畏惧。稍息立正暂缓片刻,大概它一泡尿过后,又冲我叫板了。越来越有意思!好吧,这次就放你一马,有本事你就逃脱我设的防御,顺利爬上去,我保证放你一条生路。

大概有希望在召唤,小东西很给力,游啊游啊……

我看得入神。这家伙来人世间前接受了专业指导,训练有素,成绩优异,难怪能几次三番在我眼前如此嚣张,毫不逊色,还略带几分寻衅滋事,又表现的泰然自若,反应也游刃有余。这东西一定是流落到民间的江湖侠士,武林高手。那身手,那计谋,真是天衣无缝,绝不容我小觑。我为之叹服,并即刻在手机上记录它的这一串惊天壮举。竟将它忽略遗忘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猛地抬头一看,糟啦,这下这个小家伙果真真是死掉了。叹惋间,怜惜间,顿生一念,便想吹几口仙气调戏这厮。天呐,这家伙还会闭气之功—龟息大法,了不得!还能自如行动。话呀呀呀,简直气煞我也!怎么这么顽固不化,本姑娘的耐心是有限的。

小东西来到水边后立即蛰伏起来。这是战术,它要以不变应万变,伺机而动。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岂能轻易放过它这精彩的表演。Come on, baby!本姑娘已等候多时。你的末日即将到来,哈哈……

这家伙真是个死硬派。定了极小极小片刻,修整好,深呼吸一口,翅膀煽动的频率更高了。此时,小东西思路更加清晰,看上去方向感也不错,它竟懂得逆水而行,向斜面低处奋力游去。

你若还不束手就擒,那本姑娘就坚持奉陪!今天,咱两就这样杠着吧,狭路相逢勇者胜,你若不离,我必不弃。

一点左右,我以为它终于气数已尽,Game over,我趴近一看不动,吹了两下,没反应。好吧,看来二十多分钟,它扛不住一命呜呼了。我有点儿幸灾乐祸,刚想洋洋得意一番,心中又泛起些许遗憾和失落,那么努力挣扎,就这样放弃了生命?哼哼!我还想着继续观察你到底多坚强,你这就不堪一击了?心是这么想,还是忍不住内心另一个声音驱使,再看一下,再试试,再吹吹。

好吧,那我就再给你吹几口仙气吧。呵呵,果然又在诈尸,它又张牙舞爪了。真没想到,足足四十多分,这个聪明的家伙始终不服输,不认命。它待在水边,已经触到了盆壁,却镇定自若,不动声色,一定是在努力想办法,或许想蓄积自己全部力量来个一较高下,决一死战。

在我的吹动助力下,它先掉头,尾尖碰壁,难道驱动在前,要利用转移重心的方法攀爬到盆壁逃生?

先不急着打草惊蛇,看看它有多少伎俩?我耐心等待着。

嗯?没动静?几个意思?再来一口仙气助力。还是没动静。

哼!不跟你玩儿了!本姑娘站不动了。为跟你玩,站得我腰酸背疼,牺牲了美美的午觉,你竟然玩我,就水里凉快地待着吧。反正你也是害虫。我气急败坏了。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要放弃的时候,它意外地转了个方向,又将头部靠近了水沿和盆壁。

嗯,这下我明白了,这只会水的小虫儿,这个游泳健将,它懂得生活道理可真不少!兵法用起来一套又一套,蓄势待发,卧薪尝胆,假道伐虢,声东击西……这绝对是一只有文化的小虫儿。有些智慧。不过,你不幸落到本姑娘手里,我也是绝不轻饶你的。反正你是害虫。连日来,为抓你们,我真是黔驴技穷了,毫无技能施展,只能任由你们肆意捣蛋,任由你们飞到我眼前搞恶作剧。

正琢磨着,它又开始动了,现在又35分钟过去了,大概它是想到了办法。转向,仍然是尾部碰壁,这一次翅膀和四肢同时发力。很棒!加油!一分钟后,它又停下来,大概是行不通,于是又调整了战术,只见它娇小薄脆的翅膀开始吃力。哦,我恍然大悟,它要用翅膀撑住盆壁,借力拼搏。可还是失败了。

接下来它再倾斜一些;换左翅;换右翅;连续换了好几次。

天呐,离成功越来越近了,一不留神,它所在的点点区域竟然比其他水域凸出一点儿,这下就有希望了。

你不知道,折腾这么久,这家伙现在又不动了。经过这一中午的观察和斗争,我已经了解了它的作战路数。又在蓄力。稍息后,它左翅扑棱两下,左边高出一点;暂停几秒,右翅又扑棱两下。水的重力随着它身体的扭动,形成一个反作用力,当然力的相互作用也在将它进行拖拽。它每细微地前进一丁点儿,都是在用生命中最后的力气做最有力最有效的对抗。

遗憾,它力不从心,眼看要逃出危险边缘,却又不小心滑落下来。看得我心惊肉跳,心替它提到了嗓子眼儿。

再瞧它,落水—挣扎—攀爬—落水—……它一如既往地体面地活着,斗争着。

有了之前一个多小时的坚持不懈和不断努力拼搏,战术开始趋于成熟,战略也有了清晰部署,思想更凝炼,目标更明确。我想,它一定能爬出水域,一定能成功自救并逃生的。

时间嘀嗒嘀嗒警示它加油,时间咔嚓咔嚓催促我执行斩立决。两颗心越法地急切、不安。对峙这么久,凝重的空气开始失去耐心,失去它的矜持和体面,我们该有个了结了。

它到底有多强大?究竟能坚持多久?较量周旋下来,多少有些不舍情绪,罢了,我最后使了一招坏。再次来一个浪涛翻涌,乾坤挪移大法,将它晃动驱赶到水域中央。半柱香的时间,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就在我这么做后,它的翅膀因刚才的奋力挣扎粘在盆壁上,当盆内全部水压袭来,它翻了个身,右翅膀仍然粘着不能动,四条极细微的腿拼命拨动。

猛受重创,分身乏术,体力不支,雪上加霜,命运使然。时间在一分一秒滴滴答答哼着自己的旋律,我在一分一秒虎视眈眈,小东西在一分一秒哀嚎怒喝……

倒数五个数,五—四—三—二—一—咔!这个倔强的家伙终于四脚朝天,作揖打拱,向命运屈服,随即停止了呼吸。

顷刻间,我心里五味杂陈,一种摆弄生命捉弄命运的罪恶感袭过心头。然而,这只灵魂小虫,却活过了有生以来最有尊严的时刻,近两个钟头,这个生命在我眼里开出了花。它打动了我,也给我不少启发,这样的生命值得提起,值得悼念,值得我这个懦弱的对手说声对不起。你的体面成就了你的一生。佛说:你已渡劫成仙,该升天了。

拜拜,努力的生命体;致敬,体面的小东西!我该去上班了。

路上讲给儿子听,他说,我应该改名为:爆笑虫最后的旅程。

你不曾看到那种力量,体会那种精神,重视那个生命,感受那份荣光,你不懂它就是体面。

我以体面的文字记录了小虫儿体面的生命的最后旅程。也为本篇改名体面。

生命的体面,要争取!

评论区

表情

共1条评论

相关内容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