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从零点开始……

梁艳青的原创散文《勾魂》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04   作者:梁艳青

勾魂,你首先会想到迷信的说法,福祉低的人被鬼魅勾去了魂,神志不清醒了。可是,我这里要说的勾魂跟鬼怪可无关。真的无关鬼神。勾走我魂魄的也不是异性的甜言蜜语或者殷勤献媚。

这就奇怪了,还能有什么把我的魂儿勾走呢?

你一定想不到,勾我魂魄的是她。

其实在我的很多文字中,我时常向你们提及她,也很多次告诉你们她温婉和美,集智慧和思想于一体,她甚至让我变得更贴近宇宙中真实的自己。没错,是她呀,她的出现改变了我的命运。

现在,你猜出来了吗?随你吧。

反正我就想隆重介绍她。不过介绍她以前,我得给你来点开胃茶点,这是我为她的闪亮登场进行的预热。

我跟你讲过,我很早就认识了她,她前半生几乎没离开过我,其实我为她没少栽跟头吃苦受罪,各种板子打在我身上,我都在为她承受。谁都没想到后来我能因她投桃报李。

开始潜意识里的彼此认识,纯属逼不得已,大家都逼迫我要跟她友好相处。我这个怪人倔得很,不喜欢的是万万不能妥协屈就的。我真的做不到!谁都逼我,非要让我认识她,还说只要我走近她,她就能实现我的各种愿望。这不是神话传说里的阿拉丁神灯嘛,我才不信呢,骗小孩儿的把戏。又有人苦口婆心地哄我:与她相交,我会有颜如玉,黄金屋,千钟粟,车如簇。天哪,好神奇呀!我要么试试吧?这么多人都说她好啊,我岂能与她擦肩而过形同陌路?我开始读她,诵她,写她,赞她,真的爱她,越来越深爱。她告诉我,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我若盛开,清风自来。她就这样淡淡地,悄悄地走进我心里。我必须要写她。

与她的故事不曲折,也不浪漫,只是有些漫长,这美好的邂逅,至少比别人花得时间要长。

忘记告诉你,被迫接受、认识她前,我是无心开启那所谓的美好时光的。其实我在被另一个人另一件事纠缠,这个人像极了叶小倩的师姐(日记),非要抓懦弱的我去拜那大咖深山老妖(作文),我实在逃不出她的魔爪,只好认命。你应该知道,那个时候,不写,就得被“生吞活剥”了。三十六计,走为上,保命要紧。胡编乱造应付也得交差。嘿嘿,我就那么使了个小小的障眼法,竟骗过了众人,安然逃避了几个春秋。

这期间,另一帮执念深重的人还在逼我读她,当然我是听话的。乖乖地读,诵,了然于心地敷衍,鬼知道我怎么可能和她结缘。这苦难的时光啊,我像许仙那样被美好的她吓破了胆,我说的这个她可比白娘娘要烦人,特别烦。

五年过去了,她一如既往,容颜和性情丝毫未改,我也还是那副德行,反正面对她动不了心。

难怪人家说每株花都有花期,要你静待花开呢。我的花期一定是被花仙给忘记了,久久不到期,我倒是喜欢静待,可是除我之外谁爱静待我呢。该死,她简直烦透了,坚持了五年不累吗。她不累,她始终跟我在一起。大概看我冥顽不化开悟迟钝,她也是伤心了。某天,她的泪水滴到我心里,叮咚,咕噜,我终于顿悟了,竟然开了花。一开,便惊艳了我小小的世界。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告诉我,是她对我不离不弃,我才等到了自己的花期。

初尝了写作带给我的兴奋和幸福,我好像找到了通往天堂作文班的后门,轻轻一推就跌着滚进去了,速度越来越快。这时,我才意识到她功不可没。我应该善待她。

我是个身无几文一无所能的穷小子,以后要带着她一起过日子,我得让她体面些,我得装扮她,舍得为她投资。

住校后,父母给我带的不多的伙食费都让我为她挥霍了。我常常过着寅吃卯粮的苦日子,偶尔也拆了东墙补西墙。一个瓜娃子,净“投机倒把”折腾,常常是为难了嘴巴和肚子,反倒丰富了思想和灵魂。我为自己有如此本领感到自豪,也常常在饥肠辘辘或者口袋空空时懊悔,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是我致命的“优点”啊。为她,千千万万遍,我不后悔!我把维持我生命能量的资本作为赌资,投注到了路边绿色的小报刊亭。

每周回家一得了钱,第一件事先去挥霍。坐拥美人,手有资本,就缺打扮。没买一本《青年文摘》《格言》和《思维》,怎么配彰显我重新变得富有。注已下,说实话它们可是我未来一周的口粮啊。管它呢,我要为她豁出去。她说有她,面包和牛奶都会有的。她取代替我爱吃零食的习惯,她成了我每天必须的习惯。

读她的样貌,我开始看每一本青年文摘,开始关注每一位作者的写作手法,不过我不常写,我觉得我是断然写不了的,我怕她笑话我。读她的灵魂,我也看《格言》,我喜欢那里的各种哲理,我把它们都复印到脑子里,我想把她讲给别人听,她喜欢我这么做。

说来奇怪,那时候我就是有这么一点儿本事,记得快,还能及时用到生活中。比如我身边有人不开心,我能口若悬河地把书里连故事带哲理一股脑儿开导给人家,别人听了能释怀,我也借机加深了印象。有时候怕忘记,我也会摘抄,我喜欢看我不大漂亮但整齐的书写,这让我自恋,同时又产生了许多满足感,这种感觉都来自她,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她,感觉收获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大概我是被她附体了。

“喂!你又跑题了。”抱歉,我的记述能力是越来越差,稍有烦心事,就轻而易举功亏一篑了。这点儿我最不像她,一点儿都不沉稳。

让我重新整理一下思绪。对啊,我看了好多青年文摘,但不敢写。我是怎么变大胆的呢?说来话长,让我学习《暗算》的表达方式,长话短说,留个悬念,总得给读者一些想象空间,或许你想到的更高明呢。

还是她?是的,她从我背后轻轻一推……

梁艳青的原创散文《勾魂》

我开始敢写了。

关于写,我还得提一个人—我的恩师。他为什么就认定我能写呢?因为我是学委,必须得替老师写工作计划和工作总结吗?他还鼓励我写校园通讯稿呢。他把我渺小的名字报到校作文大赛组委处,只跟我说“试试,开开眼界,你爱写,能写”。就这样,我不停写,津津有味,把这些活当正事儿,学习都没这么上劲。

写确实带给我不少好处。校广播站的喇叭里常有我的名字,校通讯栏两次作文比赛我也榜上有名,校刊里有我的文字,我的文字是经过评选才出世的。多开心呀。

我的开心一定要与她分享。

要知道爱写,能写是远远不够的,你得肚子里有货。装不进去肯定写不出来,对吧,我刚刚说过。你也一定深有同感的。

她现在已经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说矫情一些,我真的不能没有她。

读书,我指的是大量课外阅读,一定是你写作的大树,背靠大树好乘凉,不愁写不出好文章。就像她是我的大树一样,坚实温暖有思想。

阅读这件事确实让我受益匪浅。我的魂儿真正被勾走了。

她就是书籍啊。

说好了心情无聊就到户外走走,临出门,不知怎么回事,总要坐下来翻翻书,要么抄笔记,说好的出去走走,又变成了一曲空调。这书,拿得起放不下,这滋味真个是愁人。罢了,大概她也想跟着我遛个弯儿吧。

既不想空奏一曲,又不愿舍书消磨寂寥,我便带着她出去走走。

看书可以让我的躁动的灵魂变安静。我需要强迫自己安静下来。因为我爱冲动,没头脑的那种冲动。此时,书与我是两情相悦的,她能安抚我的情绪,平息我的怒气,引导我淡泊清净。

你说妙不妙呢,她有翅膀,轻轻扇动,能拍去我身心积摞的尘灰;在我失落伤心的时候,她撑开翅膀拥抱我保护我;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能洞穿我的一切小思想,我要表达的内容,都来自她的灵魂交流和情感碰撞;她有秀美的脸庞,让我百看不厌,一顾倾人心,再顾倾人城;她有乌长的秀发,一解千愁,百般娇柔,千方姿态,万种妩媚;她有曼妙的身姿,暗香盈袖,风光无限,旖旎梦幻;她有优雅的灵魂,一挽深情,植入心底。

你想说她是仙子吧?

不,仙子可不勾人家魂魄。她应该是《聊斋》里的叶小倩或是小翠。勾你魂魄,也为你注入精气。

欢喜的时候,你看她,她眉开眼笑;难过的时候,你看她,她也在哭泣;忧伤的时候,你看她,她也多情难消;落魄的时候,你看她,她在用自己的法力为你点拨;迷失的时候,你看她,她要敲醒你沉睡的灵魂;她无时无刻不陪伴着你,护你周全,不离不弃,即使你将她冷落了,她也不会抱怨,对你一如既往地深情。她比人有情感,比人更懂得珍惜,比人更在乎你的感受,比人更有情有义。《聊斋》总说人妖殊途,又总说妖也分好坏,还说妖比人有情感。

你瞧,我的魂儿是被勾走了,她是个好妖,她有情感。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可是,我就想尝试一下新写法。)

评论区

表情

共7条评论

相关信息

热点

猜你喜欢

热评